解密神秘组织:玫瑰十字会

玫瑰十字会是一个根植于西方神秘传统的秘传教团,以玫瑰和十字作为它的象征。该会一直保持神秘,不为外人知晓。直至17世纪初,有人以匿名在德国发表三份关于该会的宣言,外人才知道它的存在。这个赫耳墨斯教团被早期的和许多现代的玫瑰十字会主义者视为一所来自内部位面的「看不见者的学院」,由伟大的法师们组成,目的是协助人类的灵性发展。玫瑰十字会的问候语是「愿玫瑰在你的十字上绽放」。
有一些现代团体自称是玫瑰十字会的传承者,不过很多玫瑰十字会历史研究者认为这些现代的玫瑰十字会员并非直接传承自17世纪的玫瑰十字会,他们只不过是热心的追随者。有人认为17世纪的玫瑰十字会根本不曾存在过,它只是一个文字骗局或恶作剧,也有人认为当时的玫瑰十字会是后来一些真实存在的社团的起源。

起源

17世纪的宣言和传说17世纪时,三份玫瑰十字会的宣言被匿名发表:1614年的《兄弟会传说》(Fama Fraternitatis)、1615年的《兄弟会自白》(Confessio Fraternitatis)及1616年的《基督徒罗森克鲁兹的化学婚礼》(Chymische Hochzeit Christiani Rosencreutz anno 1459)。它们共同描述了德国朝圣者「CRC」的传奇经历,在第三份宣言中称他为基督徒罗森克鲁兹。传说这个朝圣者在中东跟随神秘学大师们学习,返回德国后创立了玫瑰十字会,目的是带来「人类全面的改革」。在他的有生之年,据说教团中只有不超过八名成员。在罗森克鲁兹死后,即15世纪,教团就消失了,直至17世纪初期才「重生」(就在诸宣言发表的年代)。传说在罗森克鲁兹死后120年,他的坟墓被人发现和开启,在那里找到一些珍贵文献,教团因此重新兴起。
几个世纪以来,这三份充满符号性质象征的宣言被人们用不同的方式解读。它们并没有直接提及罗森克鲁兹的出生和死亡年代,但是《兄弟会自白》提及1378年是「我们的基督徒父亲」的出生年份,又提到它们记述了他生命中的106年,这暗示他死于1484年。用类似方法可推断该教团在1407年成立。但是许多学习神秘学的人并不全盘接受这些日期,他们认为这些日期只是以隐喻的方式使人理解入会仪式。理由源于宣言本身:一方面,玫瑰十字会员们在宣言中明显采用了毕达哥拉斯主义传统,以数字的形式揭示客体和思想,另一方面,在第二份宣言中,他们直接声称「我们以比喻和你对话,但也愿意带给你所有秘密的简洁确凿的理解和知识」,不过要得到这些知识的一个基本条件是要渴望达到哲学的理解及知识。

今日的观点

由于诸宣言所表达的概念复杂及主观,现代的玫瑰十字会员对这些概念有多种不同看法:有些人接受这个传说是如实记述,另一些人则视它为一组带更深含义的比喻,亦有一些人相信罗森克鲁兹是一个更为著名的历史人物的假名,通常认为是弗兰西斯·培根。

该时期的著作通常不会认真看待那些有关玫瑰十字会起源的怪异传说,因为它们确实难以置信,不大可能是事实。那些传说的隐喻性质使玫瑰十字会的起源变得模糊。举例,有人认为开启罗森克鲁兹的墓穴其实是指自然界的循环及宇宙事件,而罗森克鲁兹的朝圣之旅好像是指贤者之石的转变步骤。

对起源的一些解释

根据18世纪玫瑰十字会团体「金玫瑰十字」(The Golden and Rosy Cross)的一个较不为人所知的传说,玫瑰十字会在46年创立,当时耶稣的一位门徒马可成功令亚历山大港一位诺斯底主义哲人Ormus及其六位追随者皈依。玫瑰十字会因这些人的皈依而诞生,融合了早期基督教及埃及神秘宗教。在此版本中,罗森克鲁兹并非创立者,而是加入一个已存在的教团并且成为其总导师
根据Émile Dantinne(1884年—1969年),玫瑰十字会的起源可能与伊斯兰教有点关连。依第一份宣言《兄弟会传说》(1614年)所述,罗森克鲁兹在16岁那年展开朝圣之旅。他到过阿拉伯、埃及和摩洛哥,在那些地方与东方的哲人接触,他们向他展示「全面的和谐科学」(universal harmonic science)。在耶路撒冷学习阿拉伯哲学后,他被引领到Damcar。这个地方的确实位置是个谜,它不是大马士革,却距离耶路撒冷不太远。其后他在埃及短暂停留。不久以后他起程前往Fes,那里是一个哲学及神秘学研究的集中地,计有Abu-Abdallah、Gabir ben Hayan及贾法尔·萨迪格的炼金术、Ali-ash-Shabramallishi的占星学及魔法,以及Abdarrahman ben Abdallah al Iskari的秘传科学。不过Dantinne称罗森克鲁兹也许从「精诚兄弟会」(Brethren of Purity)得到他的秘密知识,那是一个在10世纪成立于巴斯拉(在今伊拉克)的哲学家会社。他们的教条源自对古希腊哲学家的学习,不过变得像新毕达哥拉斯主义多一点。他们采用了毕达哥拉斯主义传统,以数字的形式揭示客体和思想。他们的法术教授神及天使的名字、以神之名召唤、卡巴拉、驱邪及其它相关科目。
精诚兄弟会与苏非主义在教条上有许多共通点。两者俱是从古兰经神学衍生的神秘教团,不过以一种对「神圣实体」的信仰代替信条。从诸宣言中表现的玫瑰十字会方式与精诚兄弟会的生活方式有许多相似处。两者皆没有穿着特别衣服,又同样实行禁欲,医治病患,并且免费传授他们的学说。从流出说的观点看,他们的法术中的教条成份与造物故事也有明显的相似地方。
根据Maurice Magre(1877年—1941年)所著的Magicians, Seers, and Mystics一书,罗森克鲁兹是13世纪德国Germelschausen家族的最后子孙。该家族的城堡位于黑森边界的图林根森林内,奉行阿尔比派教条,并结合基督教及异教观点。整个家族被图林根的Landgrave Conrad杀害,只有最年幼的儿子(将近5岁)幸免。他被一位阿尔比派大师级僧侣秘密带走,安置在一所受阿尔比派影响的修道院内。他在那里受教育,并且遇上与建立玫瑰十字兄弟会有关的四位兄弟。Magre的记述大概来自口述传说。

历史

罗森克鲁兹在这些教导的基础上构思同时的及普世的宗教上、哲学上、科学上、政治上及艺术上的改革蓝图。为了实现其计划,他联合了几位追随者(根据《兄弟会传说》,最初是七位),并且命名这团体为玫瑰十字。
历史学者认为玫瑰十字教团的创立者来自贵族,不过尚未找到文件可以确认此说。不过该人应该是一位东方学家及伟大的旅行家。[来源请求]
在17世纪初期可以知道的是,玫瑰十字的志同道合者看来是一些孤立的个人,唯一联系他们的是各人皆抱有若干共同观点。这些观点是关于赫耳墨斯知识,与人类更高形态有关连,并且带有建立一个更完美的人类社会的共同哲学概念。然而没有任何属于一个曾经聚会,或拥有干事或首领的兄弟会或秘密会社的痕迹被找到。那些自认为玫瑰十字会中人的作者明显是道德或宗教改革者,利用化学技能(炼金术)及通常地利用各种科学作为宣扬他们的意见及信念的媒介。他们的著作包含神秘主义或神秘学的提示,引人探个究竟及意味一些只有法师们才能认得或发现的隐藏含义。
《兄弟会传说》(1614年)、《兄弟会自白》(1615年)及《基督徒罗森克鲁兹的化学婚礼》(1616年)出版后,在欧洲各地引起哄动。这些作品宣称一个由炼金术士及哲人组成的秘密兄弟会确实存在,准备在欧洲饱受战争蹂躏之际改变欧洲的文艺、科学、宗教、政治及知识面貌。这些作品除了重刊数次外,许多小册子也随之出现,有些是赞同它们的,有些则不是,不过那些小册子的作者普遍对原作者的真正目的知道不多,满足了作者本人却误导了读者。第一份作品可能在大约1610年时已经以手稿形式流传,在此以前根本无人提及该教团。Johann Valentin Andreae(1586年—1654年)在其自传中宣称以匿名出版的《基督徒罗森克鲁兹的化学婚礼》是他的作品,不过他其后以「玩物」来形容它。在他后来的作品中,炼金术成为被嘲弄的对象,与音乐、艺术、戏剧及占星术一起被当成一类较不严肃的科学。他在玫瑰十字会传说的起源所担当的角色存有争议。
玫瑰十字会作品的作者通常偏向信义宗,不过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明朗,有人认为以下事情可能意味两者有关连:玫瑰十字会文件指控当时天主教会的虚伪;马丁·路德的标志是一朵绽放玫瑰中有一个十字;从1521年5月至1522年3月,路德在图林根森林西南的瓦尔特堡停留,那森林据称是罗森克鲁兹的出生地。
十字和玫瑰的联系早在约1530年时,即是第一份宣言出版的八十多年前已经存在于葡萄牙的基督修道院。Three bocetes were, and still are, on the abóboda of the initiation room. 在十字中心的玫瑰清晰可见。同一时间,帕拉塞尔苏斯在其1530年的一份著作Prognosticatio Eximii Doctoris Paracelsi中提及「一朵绽放玫瑰上的双十字」,并附有图像。19世纪神秘学家Stanislas de Guaita尝试以帕氏的著作及其它例子证明「玫瑰十字兄弟会」远早于1614年已存在。

第一份玫瑰十字会宣言《兄弟会传说》明显受到赫耳墨斯主义哲学家Heinrich Khunrath著作的影响。后者则深受另一位神秘的哲学家及炼金术士John Dee的著作所影响。

在首两份宣言及《化学婚礼》中呈现的传说及想法给一些作品带来灵感,当中有德国的米歇尔·麦耶尔(1568—1622)、英国的罗伯特·弗拉德(1574 — 1637)及伊莱亚斯·阿什莫尔(Elias Ashmole,1617—1692)及另外许多人,诸如Teophilus Schweighardt Constantiens、Gotthardus Arthusius、Julius Sperber、Henricus Madathanus、Gabriel Naudé、Thomas Vaughan等。(Sédir, Les Rose-Croix, Paris 1972, p. 59 to 68)Elias Ashmole在1650年出版了Theatrum Chimicum britannicum,他在该书的序言中为玫瑰十字会辩护。对玫瑰十字会主义有影响的后来著作包括George von Welling从炼金术及帕拉塞尔苏斯取得灵感写成的Opus magocabalisticum et theosophicum(1719),及Hermann Fictuld在1749年所著的Aureum Vellus oder Goldenes Vliess 。

米歇尔·麦耶尔被匈牙利及波希米亚国王鲁道夫二世封为行宫伯爵,他是其中一位最著名的为玫瑰十字会辩护的人,在其著作中清楚传达「玫瑰十字兄弟」的详情。麦耶尔坚定地宣称玫瑰十字兄弟是为了促进文艺及科学,包括炼金术,而存在。研究他的著作的人指出他或任何其他玫瑰十字会主义者从来没有宣称他们曾经产生黄金。他们的著作指向一种象征性及灵性的炼金术多于一种操作性的炼金术。

金玫瑰十字

18世纪初,炼金术士Samuel Richter(Sincerus Renatus)在布拉格成立了一个名为「金玫瑰十字」(Gold und Rosenkreuzer)的基督教团体,它是一个阶级分明的秘密社团,由内部圈子及识别符号组成,建基于炼金术的专门著作。该团体在Hermann Fictuld的领导下,在1767年及1777年进行了广泛改革。其成员宣称玫瑰十字教团的领袖们创造了共济会,只有他们才知道共济会符号的秘密含义。根据该团体的传说,玫瑰十字教团是由埃及人Ormusse或Licht-Weise成立,以「Builders from the East」之名移居苏格兰。原有的教团其后消失,据说由奥利弗·克伦威尔以「共济会」之名重新成立。在1785年及1788年,金玫瑰十字出版了Geheime Figuren,即「The Secret Symbols of the 16th and 17th century Rosicrucians」。

在Johann Christoph von Wöllner及General Johann Rudolf von Bischoffwerder的带领下,共济会会所(后来称「总会所」)Zu den drei Weltkugeln被金玫瑰十字渗透及影响。许多共济会员成为玫瑰十字会主义者,而玫瑰十字会主义也在许多会所扎根。Alte schottische Loge Friedrich zum goldenen Löwen在1782年的一个会议上强烈请求不伦瑞克公爵斐迪南及所有其他共济会员加入金玫瑰十字,但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