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五次元地球首页
  2. 意识提升
  3. 身心灵
  4. 灵性教导

【小祖母】《伤痛是光进来的地方》

【小祖母】《伤痛是光进来的地方》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非常直接地学习到大自然拥有所有生命的奥秘以及它的意义和使命。就像一股鲜活的,在呼吸的生命力一样,自然母亲能够也的确在对我们说话,祈求我们去聆听、观察和理解。她不但每分每秒赐予我们生命,而且给予我们生活中所经历的欢乐。

 

她奉献给我们的所有东西都是有生命的,散发着能量、爱和激情。她注视和关怀着万物,哪怕是一片叶子或一颗沙粒。她是万物之母,她的家人就是整个宇宙。

 

我从经历中学到了这些——她真的把我当做她的孩子照顾。我也在一种纯粹喜悦的感受中学习到:所有的生命都持续的感受着彼此并相互交流—-这对人类也是一样。在受到自然母亲无微不至照料的同时,我也受到“另一边”圣灵的教导。

 

从我很小时候起,一个声音就开始对我说话,教给我不同的课程,告诉我有关宇宙和生命法则的明确且直接的信息。一个温柔、耐心的女性声音常对我讲话,教会我关于生命的特定课程。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课程会不期而至。有时,它们在我迫切需要的时候到来。有时,它们在我处于非常宁静的状态并同自然世界之流连接的时候到来。这些课程非常清晰而且重点突出。在课程开始前,那个声音总是先称呼我为“孩子”。如果我没有明白某个课程的内涵,整个课程就会被重复。

 

后来,当我三十岁被召唤成为萨满时,一位美洲印第安人长老告诉我,那个对我说话的人就是“过去的祖母们”,而且长老们知道我自孩子起就接受那个声音的教导。在二十八岁之前,我从未告诉任何人这些事情。即使在后来和别人分享这些经历的时候,我也是怀着极大的焦虑。

 

我从小被培育成一位虔诚的摩门教徒,若承认那些对我说话的声音,就意味着我拿到了一张直通地狱和诅咒的门票。我自己不能肯定是什么使它发生,如何解释它或者是否我可能是疯了。我只知道这些事情让我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所以我最好永远都不要提起它。因此,我永远都忘不了有人告诉我他知道我所经历的事情而且这一切自有原因的时候我感受到的极大的释怀感,我知道自己没有疯!

 

在所经历的这些课程之中,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向我展示出真美的本质并教会我如何理解事物真正价值的那一堂课。那年夏天我刚成为一位年轻的少女,并时常呆在靠近水域边的我的“秘密地点”。为了躲避隔屋两位叔叔对我实施的躯体和性虐待的现实,我经常逃到“秘密地点”去。

 

在这种不可理喻的残暴和羞辱面前,我深深的受到伤害并勉强维持着我的自尊心。我躲在树林间哭泣,情绪非常低沉。委婉的说,我感到自己毫无价值和不值得爱。我记得在思索人们怎么会有如此充满仇恨和暴力的行径?一个人怎能对别人如此残忍?

 

我脑子里能想到的全都是我现在不能去天堂了的事,上帝也一定不再爱我了。可怕的事情正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自己已经被玷污了。我被教导的宗教教义规定,即使在婚前接吻都是对上帝犯下的罪,都要被严厉惩处。而现在,我所经历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吻了,它所带来的创伤在我头脑和心中一遍遍的浮现,使我确信自己不配得到上帝的爱,不配去天堂。并且在摩门教的传统中,如果你不配去天堂,你就不配死后和家人团聚。想到这里,我的心都碎了,自尊心像风一样消失了。

 

我确信自己不仅丑陋和肮脏,而且上帝也不再需要我了。在伤心和困惑中,我决定去那片长着深深的草丛和茂密松树的地方,以便把自己藏在树丛中。我恰巧找到了一颗最为美丽的松树并坐在树荫之下。它有着最为完美的松树的形状,树上的松针形成了最华美的绿色荫蔽。它的气味使我陶醉,它的树皮没有一点点划痕或瑕疵。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颗完美的树。

 

在我面前还长着另外一颗还要稍高一点的松树。它的树皮被深深的割裂开,树汁散乱地从树皮的裂口处淌落在整个树干上。单是看这幅景象,我就对这棵松树产生了厌恶感,不想靠近它。它被闪电击中的地方显得扭曲,伤痕累累。我坐在这两棵树之间,一边想“我坐在它下面的这颗松树相比之下多漂亮啊”,一边不由自主地想“那颗在我面前的树真丑”。

 

突然我感受到就要接收圣灵的教导之时常有的奇特和厚重的感觉,我立刻静心回到内在,准备接收任何可能传来的信息。我耐心的等着,然后我听到那个曾经对我说过话的声音——一个女性平静、清晰的声音。她对我说:“孩子,你看到什么了?”我回答说“两棵树”,我大声回应着她。“哪一棵树你觉得更美?”她又问。我回答说是那颗我坐在其下的美丽的、完美的松树更美。难道这不明显吗?

 

然后她告诉了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关于那颗丑陋松树的事情。那个声音对我说:森林中最强壮最重要的树是那些曾在逆境中苦苦搏斗并勇敢承担着伤疤的树。

 

要让一棵树的内在变得强壮,它就必须经历苦难:冰冷刺骨的冬季、一场干旱或雷电的劈击。这样它才能进入生存模式(survival mode)。若一棵树经过生死的磨难,遭受创伤,支离破碎或遍布伤疤,它要么死去,要么成为森林中另一颗最强之树。

 

那些闯过了生死搏斗的树,那些在生存模式中比其它树呆的更久的树,不仅孕育出最多的种子,而且是最具优势和最为强壮的种子。历经磨砺的松树们把它们所有的生命能量输入到松果里,而就是这些松果长出来的树才能重新繁茂整片森林,确保森林延续下去。

我坐在树下,久久思考着她对我说的话。之后那声音再次问我,“哪一颗树更美?”。此时我的答案完全不同了,我胸口灼烧着,泪水溢满了整个眼眶,我说在我面前所谓丑陋的那颗才是更加美丽的树。

 

最强、最荣耀、最美丽的树就是在困境中存活下来、在搏斗和斗争中留下伤疤的那颗树。它有着巨大的重生和孕育新生命的能力。

 

我知道一旦这堂课结束,那声音就不会再来了。我坐在岸边,望着水中的倒影。那是一个心灵破碎,泪水流满脸颊的女孩子的倒影。我细细地盯着我的倒影。也许,我和那棵树一样,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丑陋。我把绿色运动衫后面的帽子拉到头上然后开始往家走。

 

作为一个成人,现在回想起这堂课的时候,我才开始明白在一个更深的层面理解问题有多么重要,才明白它如何重要的体现在我们生命中。

 

在我们当中,由于我们在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有多少人带着我们宁愿没有的伤疤生活并感觉自己被毁害了?有多少人为过去经历的困苦以及曾经经历过、现在仍在体验的痛苦感到遗憾,希望它离我们而去?又有多少人觉得我们不美丽、不可爱或者本质上存有缺陷?

 

我从小就同这种感受挣扎着,现在仍是如此。我想我们都是这样。因为在孩提时代没有被好好爱护或照顾,所以我感觉自己在某方面肯定可怕极了。我不能理解是什么让我遭受这样的待遇和艰辛。我和其它受到虐待的孩子一样,认为上帝一定不爱我,我不值得他的爱和保护。

 

我接受的宗教教导支持这一观点:人类本质上是有罪和邪恶的,我们想要进天堂就必须成为接近完美、毫无瑕疵的纯洁的生命。这些宗教价值观与生命本身就是相冲突的,也对人们造成巨大的伤害。这种思维模式和真理完全相悖。然而,我从小就被教导这样思考。

 

从两棵树的课程中我学到:正是我们的伤痛使我们更加强大。我们的不完美是我们不得不挣扎活下去的记号,也是我们在旅途中经历和学习标记。我们遭受的不幸能让我们变得更明智、更宽容、慈悲和强壮。

 

我们的灵魂永远不会受伤,只有我们认为自己是谁的想法会携带创伤。因此,与其对我们所经历过的事情感到被玷污或充满瑕疵,倒不如直面我们的伤疤并领悟到当我们更深的看待问题的时候,就知道最伟大的美丽存在于事物的表象之下。

 

真正的美和仁慈是不能从事物表象中判断的,那需要深入的倾听和观察。我们很少能看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自己的美。别人可能看到了,但是通常我们自己不能看到。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真正的爱我们自己和接受那些挣扎、痛苦赐予我们的礼物是我们一生的承诺。在我自我的疗愈旅途中,直到快三十岁,我才鼓起勇气将生命中所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与他人分享。

 

我永远都忘不了我最挚爱的朋友当时在信中写给我的一句话。我一直带着这封信,它在帮助我和过去和解的过程中至关重要,也让我明白那些磨难赠与我的礼物。那句简单的话是,“伤痛是光进来的地方。”

 

我们可能挣扎了很多年问自己为什么有些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它们的发生又是为了怎样的目的,尤其是当我们从中失去一些什么东西的时候。

 

我想,虽然疗愈遭受虐待的经历是持续一生的过程,但我明白仅仅从这些经历中存活下来,对生命许下承诺,做一个充满爱的人,不可思议的光芒就已经照入了我的生命。

 

我经历的艰难将我推向生与死的边缘。在这个过程中,层层的面纱被撕裂消失。因为我是如此敞开胸怀并需要帮助,地球母亲才能走进我的世界将我包裹在她的爱中。圣灵才能走进我的世界,教诲我,这样我才能活下来继续我的生命。

 

就像我们中很多人已经感知到的那样,我们常常是在经历过极度的逆境之后才向灵性的祝福和更深的视野敞开心扉的。

 

虽然有时候我内心仍然会对为什么我会有如此艰难的童年感到纠结。但我知道现在和你们讲的这些的目的都是与我小时候在荒野中学到的东西直接相关的。我所讲述的这些事情也和我经历的痛苦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关联起来——正是这些痛苦驱使我走入荒野,走进伟大奥秘的怀抱之中。

 作者:小祖母kiesha

本文来自如是说,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第五次元地球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