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五次元地球首页
  2. 探索揭秘
  3. 揭露人士

【大卫艾克:地球被控制的真相(十)下篇】

 

地 球 执 政 官(下篇)

入侵我们实相的这些实体,在每一个古代社会以不同的名字记载或提到过。有趣的是,中美洲萨满把他们叫作“飞行者”,基督教称作“魔鬼”,两千年前的诺斯替派称之为“执政官”,伊斯兰教称作“妖灵”,所有这些描述或名称实际上指的是一回事,他们是不同的名称,却是同一事物。

诺斯替派把“执政官”描述为来自于“明亮的火”,伊斯兰教和前伊斯兰的阿拉伯记录中的“妖灵”由烟火诞生。当你把它们放在一起来看,它们说的完全是同一个力量,同一个现象。 那么,它到底是什么?

有趣的是“诺斯替gnostic”一词来源的意思是“知识”,诺斯替派思想家们在任何时候只要表现出理解并传播他们的知识与信仰的征兆,就会遭到杀害,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卡特里派(又名净化派)1244年在法国南部的蒙塞居尔被灭除,那些人是诺斯替(灵知)思想家。亚历山大图书馆,收藏了大约五十万卷古老知识,后被罗马教会用大火烧毁,亚历山大图书馆那些管理人员,就是诺斯替思想家。

由于知识传承者遭杀害,书籍被毁(类似焚书坑儒),所以诺斯替派的教义和文本都失传了。1945年,在埃及的拿戈·玛第发现一个罐子,里面有诺斯替主义经书,被称为《拿戈·玛第文集》。从这些经书中,人们开始理解诺斯替主义宣讲的内容。他们的知识是神秘的,不可思议的,他们讲到了其它层次的实相。

他们中的很多人拥有特殊的知识,就像我们今天所说的萨满那样。诺斯替经文中谈到“执政官王(他们称之为Demurge)和执政官”,他们把“执政官”与犹太教和基督教共有的“耶和华-雅威神”联系在一起,也把“执政官”与人们所说的“撒旦”和“魔鬼”联系在一起。

他们说“执政官”创造了我们所见的这个世界,但地球、太阳和月球这三者除外。有趣的是,这三个星体在几何学方面有极大的关系,这种关系并不存在于其它行星之间。而且“执政官”最初的意思就是指“君王”、“统治者”或“掌权者”,诺斯替派说,我们现在所见的这个太阳系形成时,执政官就已经存在了。因为事实上是他们创造了这个太阳系,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三个星体外。

他们说“执政官”是“虚假神”,创造了我们感知到的这个物质实相。并提到这些存有是无机的非生物体,像机器人一样(cyborg/robotic)。这些经文写于1600年前或更早时期。但他们当时就知道地球与太阳系中其它星体之间的关系,并知道地球是活的生命有机体,而太阳系中其它部分基本上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造的(artificial)。他们怎么知道这些?因为他们能连接到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知识非常丰富,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遭到那些不想让这些知识流传于世的人的攻击和迫害。

执政官不像人类一样拥有创造力,所以他们的世界是丑陋的、毫无生机的、单一的。这些文本中说,他们“没有创造性的想象力”。两千年前的文本中明确写道,“他们忌妒人类的创造性想象力”,即创造的能力。

他们把执政官描述成“像机器人一样的种族,他们能模仿但不会创新”,原文用的词意思是countermimicry(反式模仿)。简单说就是,假如你给他们一张白纸,他们不知道该用来做什么。但如果你给他们的是一张白纸上已经创作出的作品,他们会揉碎它,毁掉它,但他们不会模仿出另一个,也就是不会创造。有趣的是,文中也使用了“phantasia(幻象、幻影)”这个词,它要表达的意思是:执政官能够制造出“虚假实相”或“扭曲的实相”,使人们感觉到是真的,但其实不是。

“头脑寄生”——他们寄生在头脑中,以负面方式影响着头脑,特别是以负面情绪的方式影响头脑。有一个词可以准确描述执政官,即“欺骗(deception)”。他们最主要的方式是“颠倒”一切事物,也就是“反式模仿”,他们把已经创造出来的东西“颠倒”过来,变成另一样东西。所以人类社会中最主要的执政官崇拜势力,即我们所说的“撒旦主义”,使用颠倒的符号(倒十字和倒五角星)作为象征性标志,原因即是如此。

Michael Ellner说:“看看我们吧,一切都在倒退,一切都是颠倒的,医生摧毁了健康,律师毁灭了公正,大学毁掉了知识,政府破坏了自由,主流媒体消灭了信息,而宗教毁灭了灵性”。所有一切都颠倒了!最常见的是政客们,一小部分政客是有意的,但大多数是无意的,他们都在促进和推动“执政官议程”,他们最会撒谎骗人了,经常颠倒是非,颠倒事实真相。

英国作家诺埃尔·考沃德有一句话说得非常正确,“令人沮丧的是,有那么多人对诚实感到吃惊,而对欺骗感到吃惊的人却那么少。”,我们社会中的欺骗已到了如此程度。用一个词来描述执政官对社会的影响后果,即“欺骗”。这些操纵着世界政界、银行、商界、掌控媒体等各个领域的控制势力,正是执政官势力。

下面这一条绝对是极其重要的,诺斯替派提到HAL与执政官操控者有关。HAL,用我们的话翻译过来,意思就是“模拟出一个虚拟的现实世界”,也就是说,在解码者看来是真实的,但其实只是一个“伪实相”。我一直在说这些异次元的势力,诺斯替经文中说爬虫人与执政官势力有关。在1600年以前,他们就描述过灰人了。他们说,灰人就是执政官的表达,文中说,“这些灰人就像是未发育完全的小孩或胎儿,灰色的皮肤,不会转动的黑眼睛。”几千年前就有这样的记录了,我们却以为灰人是近代才有的现象,不,不!对人类的操控,自存有时间记忆开始就已经存在了。

这些爬虫人实体,是操控人类社会的真正幕后力量。有人否认爬虫人、灰人的存在,但他们确实存在的!一位西班牙画家,名叫鲍伯·埃利莫斯, 2009年去了巴西,一天他到户外画画,带着画具在里约热内卢户外画风景,忽然有飞船出现在他面前,他能看到飞船窗户那里有两个生命体。因为面前正好有画具,他把这一切画了下来。他看到的那两个正是爬虫人的样子,这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不只是他画了这些存有,世界各地有过类似接触经历的人也都如此描述或画下来。令我发笑的是,今年的一份《每日邮报》有一篇直接准确的消息,标题是“欢迎我们的新蜥蜴霸王:研究表明外星世界可能充满了超智能的恐龙”,因为这是科学家说的,那么它肯定是真的。

有趣的是,诺斯替教派的经文,有很多圣经内容的蓝图,但是在圣经中被扭曲或删除掉了,在诺斯替经文中被保留了下来。其中一条写道:执政官王(他们称作demiurge)说“让我们根据神的形象和我们的样貌来创造人,他的形象会成为我们的光。”,显然,这与圣经中的“造人”故事一样,但圣经故事被扭曲了。

历史频道也连续播出了《远古外星人》系列,其中一集讲了所有古代记录有关人类与非人类之间的杂交创造出混杂血统的内容。当我们谈到“杂交”时,并不是说爬虫人与人类发生性行为,而是指某种基因操控,因为这是必要的途径。因为,如果你能改变基础宇宙的波形构架水平的信息蓝图,那么它在全息实相水平就显化为一种完全不同的基因实体,只因信息蓝图发生了改变,所以一切改变都有可能发生。世界各地的古代记录中都有关于非人类与人类杂交创造了混杂血统的故事。圣经的《创世纪》中说:“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古人知道胎儿发育到出生的各个阶段,因为在古时候,人们有高层次的觉知,在大灾难发生前的人类都如此。当大灾难结束了当时的那个人类社会,人们失去了高层次觉知,返回到原始社会重新开始发展。这些都与人们所说的“人的堕落”有关,也就是跌落到了更低的意识状态,这些都与爬虫人或蛇有关系,而且也古代也记录了对人类形态的基因操控。有人把这部分内容解读成这些实体“创造”了人类,错!不是那样!他们所做的是“改造”了原已存在的人类,这与诺斯替经文中对“执政官势力”的记录是一致的,即他们修改了已经存在的,他们操控了人类的基因,所以我们开始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与实相进行互动。

我们感知实相的能力受到严重的压制,不再像以前那样与更高意识连接,我们对实相的感知被关闭在这个泡泡里,从此,我们被保持在奴役状态。如果你在波形水平是和谐的,那么在意识头脑的全息世界里也将显现和谐。如果你在波形水平有严重的扭曲,那么在意识头脑的全息世界里也会显现出大量的扭曲。

现在世界上战争不断,在这个资源丰足的世界却有人们饿死,以个人为中心的冲突体现在所有的层面,这些都是源自波形信息架构的扭曲,都是这一扭曲的不同表达。这使得这些存在于人类感知(频率)之外的负面爬虫人实体操控了这个实相,即我们体验着的这个世界,他们就是这些背后的势力。

这个绝对是最重要的,这些负面实体被所有的主要宗教所崇拜。所有的主要宗教——秘密社团的顶级核心圈子都知道,秘密社团崇拜的就是这些爬虫人负面实体。“撒旦主义”在与外界隔绝的秘密活动中,公开崇拜这些负面实体,并用活人向这些爬虫人实体祭献,这就是古代所有祭献活动的根本真相。世界各领域如银行、政治、媒体、宗教等控制机构的背后就是这些实体,他们通过杂交血统实施控制,其实背后是同一个力量。

大卫艾克的言论,被称为地球转变的“基础真相”是每个探索的人都需要的深入了解的。还望您广泛传播,谢谢!

不懂的事情,你自然会多加小心,惹祸上身的是你自以为懂的事。
— 马克·吐温
undefined
地球,正在大m举向进化迈进!
一切邪恶与黑暗都无法阻止人类的“灵性扬升”。
是时候拿回我们命运的主权了!
但这一切的根基是什么?
是的,就是爱。
我们是爱,我们是光。
我们是永恒的灵魂和造物主之分身。
扬升之旅,与你同行。

本文来自,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第五次元地球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