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

一切疾病都起源于精神因素, 除了物质身体,你们也还有一个情绪体,心智体和灵性体。

 疾病一般开始于情绪体,表现为情绪体的某些堵塞留在了物质身体里。这些堵塞通常是因为心智体的信念造成的,最后表现为疾病。我这里所说的是某些根深蒂固的信念或思考习惯,这些信念一般跟对于你自己,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有关。

如果你通过不断地对自己重复治疗肯定句,或治疗愿景来消除疾病,就并非是在促进交流,那仍然是某种形式的斗争或抗拒….

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 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

  亲爱的朋友,我真诚地欢迎你们,也把我全部的爱都送给你们。我如此深切地爱着你们每个人,我给你们的爱不仅遍布于整个自然,也与你们有个人接触。因为此刻我就在你们中间,我认识你们中的许多人。

  我是约书亚,我曾作为耶稣生活在地球上。我来到人们中间,乃是为了证明那来自源头的、存在于我们之内的爱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现在轮到你们来接管火炬了, 此刻你们都是星星之火。这意味着基督的重生——那并不表示我必定要回来,而是说,基督的普遍力量正从你们的内心诞生。我非常愿意在此过程中与你们同在,以支持你们。

  在这次对话的开始,帕梅拉和盖瑞特问我想要讲述什么主题。我告诉他们说:讲什么都没关系,我只是想跟他们呆在一起,我只是希望我的能量可以触及到你们,使你们回忆起自己的伟大。在能量向你们蔓延的过程中,你们能感受到自己内在的光芒——真相的光芒——是我唯一的目的。那即是基督能量的本质。以前我曾是这种光芒的携带者,但现在轮到你们来擎起火炬了。辨认出自己「内在的本质」是很重要的。当你举着火炬的同时也必须要意识到:该将它展示给世界了,因为世界正在翘首以待。现在是转变的时刻,是伟大变革的时刻。它将展现出多个层面——既有黑暗的一面,也有光明的一面。这个时刻是为这样的人而准备的:具有更宽视野的人,能以平和的心态观察各种现象的人,以及能够毫无批判地去爱的那些人。

  今天我会谈谈疾病与健康。但请记住:我主要是想让你们感觉到我在这儿,让你们感觉到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一体的,我们都承载着特定的光能。为了巩固这种能量并将其锚定在地球上,我们曾一同工作了很长时间,一起度过了很多世。那是你们的工作,也是你们的使命。

  抛开仰视我的想法吧,现在是时候了。我是你们的兄弟和朋友,不是必须跟随的主人。我要用爱和真相的能量环绕你——那即是我能做的全部。现在轮到你们为自己站出来让自己的火炬发光了。

  疾病与健康,这是每个人迟早都会遇到的问题。首先我想谈谈疾病到底是什么。一切疾病都起源于精神因素。我会通过区分你们的不同身体来对此做出解释:除了这个人人都能看得见的物质身体,你们也还有一个情绪体,一个心智体和一个灵性体。

  疾病一般开始于情绪体,表现为情绪体的某些堵塞留在了物质身体里。这些堵塞通常是因为心智体的信念造成的,最后表现为疾病。我这里所说的是某些根深蒂固的信念或思考习惯,这些信念一般跟对于你自己,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有关。

  评判真的会在在你们的情绪能量系统中造成堵塞,这一点都不夸张。堵塞出现的地方就是情绪能量无法自由流动的地方——在能量场上可以看到某种显而易见的黑色能量。这种黑色能量或许会就此留在你的身体里,但也不是必然如此的,因为这个过程会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疾病显现之前,还是有足够多的机会可以转化为情绪平衡的状态。

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

  一般来说,当能量不流动的时候你的情绪会告诉你,一旦你注意到这些信息并祝福它时,那些堵塞就释放掉了。比如当你不得不做某件事时,你会觉得烦躁和愤慨。如果你更为细致地体察这些情绪,它们就会告诉你:你正强迫自己做那些不能真正表明你是谁、你想成为谁的事情。然而,如果你总是忽略自己的愤怒,强迫自己做不快乐的事情,情绪就会进行所谓的暗中转移:它会从意识中隐藏起来,而在肉体中表达自己。沮丧的情绪是一种能量,它希望被你倾听,而一旦它在肉体中表达自己,疾病就出现了。

  一般来说,每种疾病都指向一个长期忽略的内在的情绪问题。而身体上的症状使情绪问题能够在另一个层面上为你所见,这实际上是在帮助你接触到这些堵塞。从这个意义上说,疾病的症状或疼痛都是灵魂的语言,灵魂渴望自己的内部能够充分交流。当能量自由地流动并不断地自我更新时,灵魂是快乐的;而瘀堵则阻碍了能量的自由流动—会使灵魂觉得沮丧。

  因此,疾病有着提示的作用:它向你指出需要疗愈的地方。尽管疾病似乎是负面的——你被各种症状和疼痛所困扰着,但关键是要把疾病看成一个讯息或提示,这样一来就比较容易与疾病合作而不是抗拒它了。

  灵魂用许多种方式跟你交流,它最喜欢透过直觉对你讲话:包括微妙的情绪、预感和心灵低语等等。如果这种方式无法奏效,你就会被情绪所警告。情绪大声地讲话,它们明白无误地告诉你:你必须审视自己的内心,找到激起情绪反应的原因。

任何时候只要你被情绪严重地困扰了,你都要找到它的原因和意义。只要你平静下来仔细倾听,灵魂会告诉你的。如果你抵抗或否认自己的情绪,灵魂将会通过身体来对你讲话。身体是有智慧的,不仅对其吸收的物质(如食物和水)高度响应,也会对你的情绪、感觉和思想做出回应。身体相当于传播者,它不只是供我们居住的躯壳,它还拥有一套聪明的运行机制,可以帮助灵魂表达和了解自身的问题。

   如果灵魂以疾病的形式表达自己,你怎样才能明白它的语言呢?

疾病显现的时候,你可能并不知道它在向你传递什么信息。事实上你否认情绪已经很长时间了,因此「疾病在告诉你什么」确实不是显而易见的。了解疾病的灵性意义是一个过程,它是一种探索,一段内在旅程。借此你们可以逐步恢复这个沟通的过程。

http://www.breathing.com/images/176/SM-Breathing-Forces-Text-breathing.jpg能量也会受你姿势和呼吸的影响,所以说生气/焦虑/紧张时用力深呼吸有助平衡,沮丧时更要抬头挺胸,而观察呼吸有助静心回归中心「记得自己」

  为了踏上这段探索之旅,首先你们必须接受自己的疾病。通常你们对于疾病的最初反应不是否定,就是抗拒。由于疾病侵犯了你,你希望它消失得越快越好。你害怕衰弱、缺陷和最终的死亡。一旦身体衰弱或患病了,恐慌就紧紧地抓住了你,阻碍你对疾病敞开更加宽广的视野。你可以把它看成是另一种光,看成是一个改变的信号,或者是作为一个请柬来取回丢失的珍贵礼物。

  为了跟疾病的提示功能达成和解与合作,对身体疾病的症状与痛苦表示接受是非常重要的。接受身体的状况,愿意倾听灵魂的声音,这实际上就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一半。真正的问题不是疾病本身,而是它所揭示出来的内在的堵塞。

疾病扣住了你,迫使你去检查那个堵塞。而直面疾病、用你的心和灵魂去接受它,这样就已经消除了部分的堵塞——虽然你并未精确地知道疾病要告诉你什么。在你踏上这段内在旅程的意愿、耐心和决定里,有一部分沟通已然蕴含其中了。

  然而,接受和拥抱疾病对你来说并非是易事,你可能发现自己对它的排斥、愤怒或绝望,很难听到这种不健康的状态告诉了你什么。你不断地得到某些特定的提示, 比如,身体无力(body inabilities)表明你必须丢开某些责任,花更多的时间独处,减少活动,多关注自己的需求。

你可能尚未知晓如何从灵性层面上解读自己的身体状况,但通常来说,疾病在你身上的表现就是一个大大的提示。疾病对身体造成的限制,就如同一束光照亮了原本的黑暗之处。尽可能地对自己温和宽容些怎么样?你能真正地照顾好自己的身心所需吗?疾病通常会带来这些疑问,而面对和接受这些疑问所引发的情绪也是治疗过程的一部分。

  要真正地开始治疗,你必须全然地接受疼痛、不适、焦虑、愤怒和缺乏安全感。你必须看着它、善待它,把你的双手交给它。治疗就此发生了。疾病不是必须要尽快除掉的东西,它也不是突然闯入了你的生活。

  如果忽略身体语言,一直抗拒疾病,你将很难明白疾病的灵性本质和意义 ——有太多的愤怒嘿嘿嘿和恐惧天啊围绕着它。只有真正达到了内在的自由,你才能面对疾病,面对疼痛和不适,面对你的恐惧和厌恶。接受它们吧,然后心平气和地去问:

你们想告诉我什么?

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一个人的情绪堵塞是隐藏的肉体疾病(右边) ,一个人情绪流动通畅是平衡–即健康的(左边)

在你们的社会中,与自己的身体保持密切关系并不容易。对自己的身体讲话——如同对一个值得爱和尊敬的生命那样——会显得有点不自然。你们被灌输了许多格式化的条条框框:身体应该看起来如何,匀称和健康表示什么,应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你们针对健康长寿的生活模式有着各种各样的规定和标准。

  然而这些格式化的观念并非是通往灵魂之路,灵魂之路是非常个人化的。因此,为了找出身体患病或疼痛的真相,你需要以非常私人的方式调整自己,抛掉所有一般化的——而且常常也是人为的——标准和规则。你需要丢开一切外部的标准,在内心深处寻找自己个性化的真相。

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咨询西医? 不如去问有机专卖店人员!

  这对你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疾病中的恐惧和恐慌紧紧地抓住了你,使你匆忙地去求助于外部的权威,向他寻求建议和安慰。他可能是个医生,也可能是一位另类疗法专家——而那没有什么不同。重要的是你们出于恐惧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而倾向于把它交付给别人。

  当然,聆听专家的建议并无过错,并且通常也是合理的。但你需要把这份知识带进内心,用你自己的心去衡量它,体会这个建议是否跟你产生共鸣。只有你才是自己生活的创造者,是你身体的主人。只有你才知道什么东西对身体是最有好处的。从根本上说你才是自己身体的创造者。

  疾病代表了阻塞的情绪,其中的一部分情绪超出了你们的意识范畴,因此,理解疾病或症状所表示的含义并不总是容易的。有时,透过一个特定的疾病明白灵魂想要告诉你什么,似乎非常困难。这时候你需要深入内心,彻底地审视自己,逐渐了解疾病所显示出来的各种能量,逐渐了解它想要告诉你什么

  恢复与身体的密切关系是需要练习的。它不会自动出现,所以也不要轻易放弃。当你没完没了地抱怨时,试着再次审视这些抱怨吧。放松一会儿,然后用平和的念头扫过身体患病的地方,请求病痛成为一个生命体,以便你能跟它交谈。请求它显现为一个动物、孩子或人的模样,或是请求它显现为一个指引——无论以什么样的面目。运用你的想像吧!想像力是一个珍贵的工具,它可以发现灵魂内最深层的震颤。

  如此这般之后,当你注意到身体以图像或感觉回答你时,你会觉得很快乐,你会为那失而复得的亲密关系而感到幸福。身体对你讲话了,它恢复了传播者的角色!这真是一个突破。一旦你知道你可以从内在了解自己的身体,并且只有你才能这样做时,你会更加地自信。而自信又会使你更容易领悟疾病的语言,也能令你在内心收到答案时,不会因其不符合社会的普遍观念而推开它。在任何情况下与自己的身体保持亲密都是非常可贵的,尤其是在生病或苦恼之时。

  让身体讲话的途径是爱。如果你通过不断地对自己重复治疗肯定句或治疗愿景来消除疾病,就并非是在促进交流,那仍然是某种形式的斗争或抗拒。

关键是要逐步理解疾病的意义,只有理解它它才会转变,情绪堵塞才可以消除。这就是治疗过程的运行机理:不是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来与疾病抗争,而是像朋友一样接纳它 ——它想给你指出正确的方向。要理解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疾病给你带来了恐慌和苦恼。但是接受与理解疾病才是治疗的真正途径。

疾病想要带你回家。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

  疾病的目的是为了更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一旦你了解了自己,并进行内在的治疗,通常身体最终都会恢复健康。然而情况也并非总是如此。有时,虽然暗中的情绪堵塞似乎已经根除掉了,疾病却仍然没有消失。这就是慢性疾病。

  在慢性病的情形中,身体病患持续地发作——尤其是在人们比较脆弱的时候。那时,你或多或少都与内在的自我失去了连结,症状的表现有时还要更严重一些,这一点无疑是令人灰心的。因而,能够以更大的视角来看待疾病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患慢性病的人们承担着一个艰巨的任务。在灵魂层面上,他们同意面对疾病环境所引发的恐惧,同意面对那种「人们应该如何生活」的教条化的观点,这表明了他们的巨大勇气。

  灵魂选择一种慢性病,选择以高度集中的方式完成某个特定的课题,这也是常有的事。每一次发病都会把你抛回到特定的情绪中——似乎有某种情绪模式在伴随着这个疾病。处理这些一再出现的情绪是非常棘手的任务,然而灵魂却也因此颇有收获。

  通常这样的生活很有深度,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丰富内在。因此,持续不断地努力和祈求对疾病的治疗收效不大。原因是疾病通常会呈现螺旋状的运动,这一点也有助于你们的内心以盘旋上升的方式成长。尽管好像每次发病都有同样的症状,但在精神层面上你们并没有跌回原点,反而触及到了更深层的情绪。那些情绪,可能在之前甚至之前的几生中都被你们忽略掉了。

  这一点也适用于遗传性或天生的身体缺陷。你们有时称其为业力,但我会谨慎地使用这个词,因为你们倾向于把业力与犯罪和惩罚联系起来。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灵魂渴望着能够全然地、自由地了解自己,这是它最深切的渴望。源于这种热切的希望,灵魂有时会通过病痛、疾病或身体缺陷来达到目的。

这当然不是要偿还债务,而是为了获得自由。有时,实现目的的最佳途径就是在自己的身体中体验一些极端困难的情况。对此我们只能给予更多的尊敬,尤其在你们的社会中,人们所推崇的观念是:你多么有用,多么漂亮,多么成功。这种格式化的观念使得残障生活变得更为艰难,也使得充实而欢乐地体验疾病更加不易。

  最后,我想谈谈无法治愈的晚期疾病。有时某人的疾病显然不可能治愈了,身体已经被疾病所压垮,这个尘世的躯体不再做坚持了。这时灵魂发现自己仍然待在身体之内,它会如何呢?它知道,那意味着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如果你继续抗拒疾病,就无法与灵魂和内心保持接触。有时,你预感到自己必须要离开了,但是恐惧和悲伤敦促着你继续战斗——你想再治疗一次,或是想等待新的药物出现。

  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当然不是想批评这种态度。但你是在用一种可怕的方式来伤害自己。如果顺其自然让死亡来得更快些,你就会发现,死亡不是敌人而是朋友,它会把你从斗争中解放出来。

  如果你听从死亡的指引,在死亡实际发生之前你会经历几个阶段。在这些阶段中,你必须逐步释放掉所有过去曾经喜爱的东西、周遭的环境以及你对外界事物的感受。这是一个美丽而自然的过程。

  「像战斗一样不顾一切地延长生命」,用这样的态度为死亡的过程蒙上阴影是很遗憾的。通常到了那个时候,身体已经变得非常脆弱,生命不再值得,让它去吧。死亡是一个解放者,它在那儿等着服务你。死亡不是敌人,它会带给你新的生命。

  当你和一个不治之人在一起,当那个人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时,试着温和地跟他谈论死亡吧。这对于将死之人是一个慰藉。你能做的最贴心、最可贵的事情就是坐在他身旁,握住他的手。陪伴一个将死之人,不必知道、也不必去做别的事情。

  在你们的社会里临终关怀是非常重要的。总有一天,你们每个人都会在家人或朋友之中面对它。只需陪伴着这个临终之人,感受那即将到来的旅程,感受那个伟大的时刻——灵魂离开身体,回到另一个王国、回到家的时刻。

  别把不治之症看成是生命末期将你击败的敌人,那不是一场战斗。通常,死亡会把你从更多的疼痛和苦难之中解脱出来。你当然不是失败者,你只是将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你的旅程。

  也会有这样的情况:你曾经想在这一生中完成某些特定的课题,然而并没有实现,这可能会使你——甚至你身边的那些人——感觉到挫折。然而,我请求你平静地离开,因为更深的智慧将会引导你,带领你和你爱的人在一个新的、更好的环境中相聚。总有一天你们将会再度相聚,庆祝生命。

  今天,关于疾病我最大的请求是:要真正地接受它。要用爱和察觉环绕着它,让它引导你更为深入地了解自己。把自己交托给疾病吧,让自己跟自己有更加深刻的交流。交托自己并不意味着对疾病抱持消极或苦涩的态度,而是以积极的方式跟它合作,就像是对待朋友一样。

  我用爱来拥抱你们每个人,我要让你们感觉到我——基督能量——的存在,要让你们感觉到爱对每个患病和健康的人都是开放的。有那么多的爱环绕着你,只要你放下评判就会感觉得到。

你们有着太多的评判,包括:什么值得与什么不值得,什么做得对与什么做得不对,包括所有仍然不情愿去做的事。放开它吧。

( “批判”是心智体信念造成情绪体堵塞的最普遍征兆,阶梯下降到最低频的物质体,就显现为肉身疾病。这种潜伏性肉体疾病有多普遍?看看报纸就知道了。- -1丁)

此刻爱为你们每个人而存在。

疾病与健康,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by 约书亚

一个二元性的旅程:从黑白到彩色,从对错到性格,从爱恨到欲望,从生到死—皆我们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