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学检视频率与意识(下篇)

静态分析

一、人的意识等级

这份研究经过数百万次的测定,定义出一套数值范围,准确对应一系列普遍受到认可的态度与情绪状态,测定的数字代表的不是「等差」数列,而是「对数」数列。因此。等级300并不是150的两倍,而是10的300次方。即使只是增加区区几分,却代表力量是大幅度增强,往越高的等级走,增强的比率就越惊人。

人类意识各等级的表现方式不但耐人寻味,而且影响力极大,它们的效应是既显著又微妙的。当我们描述一个人的情绪对应何种意识能量场时,他们在个人身上极少以单一状态呈现,意识能量等级总是混合的。一个人可能在生命的某方面透过某个等级来运作,另一方面又呈现出另外一个等级。一个人的总体意识能量等级即是这些不同等级所产生的效应总合。

意识能量

  • 能量等级20:羞耻

羞耻等级处于近似死亡的惊险地带,人们可能出于羞耻而选择有意识的自杀。我们多少都能觉知到「丢脸」、「不名誉」或者感觉自己「没有地位」的痛苦。在羞耻的状态里,垂头丧气、想要偷偷溜走,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人。

生命早期导致羞耻感的经验(例如性虐待),除非透过治疗解决,否则将造成一辈子的人格扭曲。如同佛洛依德的定义,羞耻会造成精神官能症。这对情感与心理健康都极具杀伤力,也会因自尊心低落而使人较易出现身体上的病痛。羞耻导向的人格是羞怯、退缩、内向的。羞耻也被用来当作残酷的工具,而它的受害者自己也经常会变得很残酷,羞耻的孩子对动物和其他人都很野蛮。意识能量等级只有20多的人,行为十分危险,很容易出现一味指控他人的妄想与偏执倾向。有些人会精神错乱或犯下奇怪的犯罪行为。

某些羞耻导向的人会​​以完美主义和严格的要求来补偿自己,因而变得紧迫盯人且毫无包容心。自组保安队的道德极端主义份子就是恶名昭彰的例子之一,将自己无意识的羞耻感投射到他人身上,觉得自己有正当理由以正义之名攻击他人。连续杀人犯通常因性方面的道德主义而犯下恶行,认为自己有正当理由惩罚「坏女人」。羞耻将人格的整体等级往下拉,导致一个人难以抵挡其他种种负面情绪的伤害,因此也经常引发出妄目尊大、愤怒及罪恶感等心态。

  •  能量等级30:内疚

「内疚」经常被我们的社会用来操弄与惩罚他人,具有多种表现方式,例如良心不安、自责、受虐狂,以及受害情结的所有症状。无意识的内疚感会导致身心失调的疾病、易发生意外,并且容易做出自杀行为。许多人一辈子都在与内疚感搏斗,但也有些人以不道德的方式全盘否认,借此极力摆脱这种感受。

内疚导向的心态造成了充满「罪恶」的念头,这种不轻易原谅的情绪态度经常被宗教煽动者利用,借此威迫、控制群众。这类「罪恶与救赎」的买卖者因着迷于惩罚,很容易表现出自己的罪疚,或投射至他人身上。表现出「自笞」这种偏差行为的次文化里,经常会出现其他地域性的残酷作为,例如进行杀害动物的公开仪式。内疚挑起了暴怒,而杀戮经常成为暴怒的表现形式。死刑便是以杀戮满足充满罪疚感的群众的一个例子。不轻易原谅的美国社会就是很好的例子,它在舆论中鄙视自己的受害者,并对他们施以从未被证明具有遏止、矫正价值的惩罚。

  • 能量等级50:冷漠

这个等级的特征是贫穷、绝望与没有希望。世界和未来看似阴郁凄凉,悲情是生命的主题。冷漠是一种无助状态,它的受害者活在匮乏里,不但缺乏资源,也缺乏能量来使用周遭的可用资源。除非有照护者从外在供应能量,否则他们可能会做出消极的自杀行为。由于没有活下去的意愿,他们的眼神因无望而空洞,对刺激也毫无反应,直到眼睛停止追踪注视,连吞下善捐食物的力气都没有。

这是游民、被社会遗弃者的意识能量等级,也是许多年老者、长年缠绵病榻而被孤立者的命运。冷漠者是依赖他人的,处于冷漠中的人十分「沉重」,会让身边的人觉得他们是一种负担。社会总是缺乏良好的动机来帮助属于这个等级的文化(或个人),因为他们被视为资源的消耗者。这是属于加尔各答街头的等级,那里只有如德蕾莎修女等圣者及其追随者才敢踏入。冷漠是放弃希望的等级,没有人有勇气直视它的面孔。

  • 能量等级75:悲伤

这是难过、失去、依赖的等级。大多数人在某段时间里都经历过这样的状态,但那些停留在这个等级的人,却是活在无尽的懊悔与沮丧中。这是对过去的哀悼、丧痛、懊悔的等级,也是那些将失败视为生活一部分的习惯性失败者与赌鬼的等级,这经常导致他们失去工作、朋友、家人、好机会,以及金钱和健康。

人生早期的重大失去会让一个人长大后很容易被动接受悲伤,好似哀伤原本就是生命的代价。在悲伤的意识里,一个人到处都看见悲伤在孩童身上,也在生命本身。这个等级将人看待存在的眼光都染上一层色彩。悲伤的部分症状就是赋予失去之物或象征之物一种无可取代性。特定之物被普遍化,因此失去爱人就等于失去爱。在这个等级里,这类的情感损失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忧郁或死亡。虽然悲伤是生命的坟墓,它的能量仍然比冷漠大。因此,当一个受到创伤的冷漠病患开始哭泣时,我们就知道他们已经好转了。一旦他们开始哭泣,就能恢复进食。

  • 能量等级100:恐惧

人拥有更多生命能量:对危险感到恐惧是一件健康的事。恐惧遍布全世界,也引发了无数的活动。对敌人、年老或死亡的恐惧,怕被拒绝,以及对社会上各方面的恐惧,其实是多数人生活的基本动机。从这个等级的观点来看,世界似乎十分危险,充满了陷阱与威胁。恐惧是高压集权政府最喜欢使用的正式控制工具,而缺乏安全感更是市场操弄者的惯用手段。媒体与广告十分擅长玩弄「恐惧」以拓展他们的市场。

恐惧的产物就像人类的想像力,一般天马行空、包罗万象。一旦恐惧成为一个人的焦点所在,世上的一切烦忧就开始喂养它。恐惧变成强迫性的,而且可能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担忧失去一段感情而变得嫉妒、长期处于巨大压力之下。恐惧的思考方式也可能膨胀,形成偏执或神经质的防卫姿态,它具有传染力,因此会变成社会的主流趋势。恐惧会限制人格成长并导致压抑。由于要跨越到恐惧之上需要能量,被压迫者若没有获得帮助,将很难提升到更高的等级。因此,惧怕的人会寻找那些看似已克服恐惧的领袖来带领他们走出恐惧的奴役。

  • 能量等级125:欲望

这个等级的能量要再更高一些。「欲望」驱动着极为广泛的人类活动领域,包括经济。广告商玩弄着我们的欲望,在我们身上输入一套程式,设定来自人类本能驱策力的需要。欲望驱动着我们更加努力达成目标或获取报酬。对金钱、名望或权力的欲望,主导着许多已从恐惧导向的生活中上升的人。

欲望等级亦是上瘾的等级,在这种情况下,欲望变成了比生命本身还重要的渴求。欲望的受害者可能实际上丝毫未曾觉察到自己的根本动机。有些人对获得他人注意上了瘾,也因为自己的不断索求而使他人敬而远之。渴望获得性吸引力上的肯定,更创造出一整个化妆品与时尚产业。

欲望与累积、贪婪有关,然而欲望是永不满足的,因为它是一个持续运作的能量场。满足了一个渴望之后,很快就会出现另一个尚未满足的渴求。例如,亿万富翁倾向于热中赚取更多钱。欲望显然是比冷漠或悲伤要高出许多的等级,为了「获得」,你必须先要有足够的能量去「想要」,因为它反覆灌输「想要」的概念并增强他们的渴望,直到他们能脱离冷漠等级并开始追求更好的人生。欲望,因而成为一个跨越至更高意识能量等级的跳板。

  • 能量等级150:愤怒

虽然愤怒造成了杀人与战争,但在能量等级的层面上,它比底下的等级离死亡更远。愤怒能引发建设性行为,也能引发破坏性行为。当人们脱离了冷漠与悲伤的等级,也克服恐惧的生活方式之后,他们开始「想要」,而欲望导致挫折感,挫折感导致愤怒。因此,愤怒变成一个支点,让受压迫者最终能借着它一跃而起,获得自由。对社会上没有正义、迫害、不公平等现象心生愤怒,引发了许多促成社会变革的伟大运动。

然而,愤怒最常见的表现方式是怨恨与报复,因此它是一触即发、十分危险的。过着愤怒导向生活的人易怒、易冲动,对芝麻小事过分敏感,俨然是「不公义事件的搜集者」,而且是好辩、好斗,或者好诉讼的人。由于愤怒起源于受挫的渴望,因此是以低于它的能量场为基础,挫折则来自于夸大欲望的重要性。愤怒的人可能会发狂似地暴怒,就像一个受挫的婴儿一样。愤怒很容易导致仇恨,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生命中的所有面向。

  • 能量等级175:骄傲

「骄傲」的测定等级是仍负影响,它的能量足以让美国海军战队顺利运转,是我们一般人所向往的等级。跟其他较低等的能量场不同,人们达到这个等级时感觉十分正面。这种自尊的提升为较低等级意识所经验到的痛苦带来了一股慰藉的力量。骄傲看起来很棒,它自己也知道。骄傲在人生这场游行里尽情炫耀。

骄傲已经离羞耻、内疚或恐惧十分遥远,因此要从身处绝望的贫民窟跃升至一名有自尊的海军陆战队员,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跳跃。骄傲一般来说还算拥有良好声誉,也受到社会的鼓励,但我们可以从意识地图上看到,维持在低于200的等级都是负面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骄傲只有在和低于它的等级比较起来时才感觉良好。

如同我们都知道的,骄傲的问题在于「骄兵必败」。骄傲是防卫性的、易受伤的,因为它依赖的是外在状况,若外在状况出了问题,它很可能突然就跌落至较低等级。自我膨胀的小我很容易受到攻击而失败。骄傲仍是脆弱的,因为它的宝座可能随时被打垮,跌落至「羞耻」的等级,而这个心头隐忧引发了害怕失去、使人更加骄傲的心态。

 骄傲是分裂的,容易引发党派之争,造成代价惨重的后果。人类习惯上会为「骄傲」而死—军队仍经常为了所谓的「国家主义」而彼此屠杀。宗教战争、政治的恐怖主义与狂热,中东与中欧的恐怖历史,这些都是「骄傲」的代价,而买单的是社会上所有人。骄傲的消极面是自大与否认,这些特质将阻碍一个人成长。在骄傲等级,不可能从上瘾症复元,因为个人的情绪问题或人格缺陷都被一概否认。否认的问题根源就是骄傲。因此,骄傲是个巨大的障碍,阻止我们获得真正的力量,阻止我们以真实的高超境界和名望取代骄傲。

  • 能量等级200:勇气

在等级200,心灵力首度出现。当我们针对所有低于200的场域对受测者进行测试时,发现所有的等级都呈现弱反应,这很快就能获得验证。每个人在200以上、有益生命的场域时都出现了强反应。这正是区别对生命产生正面或负面影响的临界线。在勇气等级,一个人才开始获得真实的力量,因此,这也是一个「赋能」的等级。这是个探索、实现、刚毅与决心的地带。在较低的层级,世界被视为无望、悲哀、可怕或充满挫折的,但是在勇气这个等级,生命被视为令人雀跃、充满挑战、令人兴奋的。

勇气代表了尝试新事物、处理生命中的改变与挑战的意愿。在这个赋能的等级,一个人能够面对并有效处理生命中的机会。例如在等级200,一个人拥有学习新工作技能所需的能量,成长奥教育也成为可达成的目标。人有能力面对恐惧或人格缺陷并借此获得成长。在此,焦虑不会像它迄较低说,反而是一种激励。处于此等级的人,从世界汲取多少能量,就回馈给世界多少能量。在较低的等级,群体与个人消耗了社会的能量,却没有任何回馈。由于成就的实现带来正面回馈,使自我奖励与自尊也自然日益增强。这正是生产力开始之处。人类的集体意识能量等级在许多世纪以来都保持在190,近十年来才首度跃升至目前的200。

  • 能量等级250:中立

当我们来到这称为「中立」的等级时,能量变得非常正面,因为它从较低层次的典型「立场性」中解脱了出来。在低于250的等级,意识倾向于采取二分法,死板地坚守立场,在这个由多种要素构成、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复杂世界里,这其实是个障碍。

坚持立场制造出两极化,这又再度导致了对抗与分裂。在武术中,僵化地固守一个位置将形成弱点,不懂得弯曲就容易断裂。中立的状态是从浪费能量的围篱或对立中提升,允许弹性的空间并对问题做出不落入主观评断、实事求是的评估。中立意味着对结果相对不执着,事情若非己所愿,也不再是一种失败、可怕或令人挫折的经验。

在中立的等级,一个人可以说「嗯,如果我不能得到这份工作,可以再找另一份工作。」这是内在自信的开始,察觉到自身的力量,一个人便不会轻易受威吓,或觉得必须努力证明什么。处于中立等级的人拥有一种幸福感,这个等级的标记就是一种有自信能好好活在这世上的能力。这是属于安全的等级。处于这个等级的人很好相处,和他们在一起或共事也很安全,因为他们对冲突、竞争或内疚感没兴趣,基本上情绪不易受影响。这种态度是不带主观批判的,因此他们不会有控制他人行为的需要。同理,因为中立者重视自由,所以他们也很难被他人控制。

  • 能量等级310:意愿

这个十分正面的能量等级可说是通往更高意识等级的门户。举例而言,在中立等级,一个人很称职地把工作做好,但是在意愿的等级,是将工作做得「很优异」,而且通常能在各方面获得成功。在此等级,人们成长得很快,这些人是被选择来获得提升的。意愿代表着一个人的内在已经克服了对生命的抗拒,决心好好投入。在这个等级,人们变得真心友善,而社会、经济上的成功似乎也自然而然跟着降临。意愿等级的人不会被失业所困扰,必要时他们愿意做任何工作,自己规画职业生涯或开创自己的事业,从事服务工作或从最基层做起并不会让他们觉得被贬低。他们能帮助他人,对社会做出良好的贡献。他们也愿意面对内心的问题,在学习上没有重大障碍。

在这个等级自尊很高,也因社会以认可、感谢、报酬等方式给予正面回馒,而使自尊更加被强化。意愿等级对他人的需要极富同情心,并且会有所回应。意愿等级的人是社会的建设者、贡献者。他们有能力从逆境起死回生并从经验中学习,因此很擅长自我修正。因为已放下骄傲,他们也十分愿意正视自己的缺陷、向他人学习。在意愿等级,人们成为优秀的学生,意愿接受锻炼,也代表了社会上一个可观的心灵力来源。

  • 能量等级350:接纳

此等级的觉知会出现一个重大的转化,了解到自己正是人生经验的源头,「也是」创造者。这个进化程度上的特色,即是承担起这样的责任,也拥有与生命中的外力和谐共存的能力。

等级200以下的人都倾向于缺乏力量,并将自己视为受害者,任凭生命宰割。这根源于相信快乐的来源成问题的肇因是来自「外在」的信念。在这个等级,一个巨大的跨越完成了—亦即拿回自己的力量,领悟到快乐的来源就存在自身之内。在这个较为进化的阶段,没什么「外在」事物能够让一个人快乐,爱也不是可以由另一个人给予或拿走的东西,而是由内在创造的。

这个等级不应与被动混淆,被动是冷漠的症状。接纳则允许自己按照生命自己的方式参与生命,不会企图让它配合自己的计画。在接纳等级,情绪是平静的,观点亦是开阔的,因为「否认」已被超越了。一个人现在能够以没有扭曲、没有错误诠释的眼光看待事情。人生经验的背景扩大了,因此一个人能够「看见完整的风景」。接纳特别与和谐、平衡、合适有重要的关系。

一个接纳等级的人对决定是或非不感兴趣,反而是致力于解决问题并找出处理问题的具体作法。艰苦的工作不会让人不舒服或感到气馁。长远的目标优先于短期目标,自律与自主在此等级也十分显著。在接纳的等级,我们不会因冲突对立而走向极端,我们能够看见他人也和我们一样,有相同的权力,而我们尊崇平等。较低的等级倾向于较严格死板,但在此等级,社会的多样性开始出现,成为一种解决问题的形式。因此,这个等级没有歧视或不宽容的想像,人们觉知到,平等并不会拒绝多元化。接纳意味着包含在内,而非拒绝。

  • 能量等级400:理性

当较低能量等级中诉诸情绪的特色被超越之后,才智与理性便跃至台面。理性能够处理大量复杂的资讯,并做出迅速、正确的决定。理性能够了解人际关系间的错综复杂、阶段变化,以及微妙的分际。在此,运用象征符号表达抽象概念的卓越能力也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是个属于科学、医学,以及概念化和全面理解的能力普遍增强的等级。知识与教育在此成为首要追求的资产。了解与资讯是获得成就的最主要工具,也是等级400的标记。这是诺贝尔奖得主、卓越政治家、高等法院法官的等级,爱因斯坦、佛洛依德及历史上许多知名思想家皆落在此等级。

此等级的弱点就是无法清楚分辨「象​​征符号」与其代表之物的区别,也因混淆客观与主观的世界而限制了对因果关系的理解。在这个等级很容易「见树不见林」,因充塞过多的概念与理论而错失了要旨。智识化过程本身可能变成了最终的目的。理性是受限的,因为它无法提供洞察一个复杂问题的本质或关键点的能力。

理性本身无法指引人们通往真理。它产出大量的资料与文献,却缺乏解决资料与结论中矛盾之处的能力。所有的哲学论点个别听起来都颇具说服力。在逻辑方法主导的科技世界,理性能创造高效率;讽刺的是,理性本身也是阻挠意识迈向更高等级的最大障碍。在我们的社会里,超越这个等级是相对罕见的。

  • 能量等级500:爱

大众传播媒体所描述的「爱」,不是我们在此等级要谈论的爱。人们一般所说的「爱」是一种激烈的状态,综合了肉体的吸引、占有、控制、上瘾、色欲及新奇的成分。它通常十分脆弱而且剧烈邺随着各种情况消长变化。受挫时,这种情感表面下所掩藏的愤怒与依赖经常会被掀出。由爱生辰是很普遍的认知,不过以上所说的较有可能是一种情感的上瘾症,而不是「爱」。的关系里、真正的「爱」可能从来不曾存在,因为「仇恨」是来自骄傲,而不是爱在那样

等级500所标记的是一种无条件、不会改变、永久的爱的发展。它不会起伏波动,因为它的来源不依赖外在因素。爱是一种存在状态,它对世界的态度是宽恕、滋养与支持的。爱不是智识性的不是出于头脑的,爱从心向外散发出来。它拥有提升他人、成就不凡伟业的能力,因为它的动机心净无瑕。

在这个阶段的发展,拥有洞察本质的能力是其主要特征。问题的核心成了关心焦点。由于绕过了理性,生起了瞬间对问题拥有全盘认识,以及大幅扩展脉络的能力,特别是在时间与过程方面。理性处理的是细节,爱处理的是全部。这通常归功于直觉的能力,毋须透过序列式的象征符号处理就能瞬间了解。

爱没有特定立场,因此是普遍性的、超越分别的。因此,「彼此合一」是可能的,因为障碍已不再存在了。爱也因而能广纳一切,并逐渐将自我感延伸出去。爱关注的焦点是生命的良善,着重的是它的一切正面表现与拓展它藉由「重新赋予新的脉络」来消融负面性,而非攻击。

  • 能量等级540:喜悦

当爱变得越来越无条件,将开始成为内在的喜悦经验。这种喜悦不是因为发生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而突然出现的,它总是持续与一切活动同在。喜悦在每一个片刻的存在从内在涌现,不是来自任何外在的东西。等级540以上是属于圣者、高阶灵性学徒及治疗师的领域。这个能量场的特征是面对长期的逆境所展现的无比耐心与坚持。这个状态的标记是慈悲。达到这个层级的人,能对他人产生显著的影响力。他们能以持久、开放的凝视,引发出爱与宁静的状态。

在等级500至600,一个人所看见的世界将充满创造的精巧美丽与圆满之光。每一件事情都如此轻松自然地同步发生,整个世界与其中的万事万物也被视为爱与神性的展现。个人将融入神圣意志之中,「存有」会被感觉到,它的强大力量使超乎一般人期待的现象更容易出现,也就是一般人所谓的「奇迹」。这些现象所代表的力量属于这个能量场,而不属于个人。

  • 能量等级600:宁静

这个能量场与所谓的「超越」「自我了悟」,以及「神的意识」的经验有关。这种状态极少,一百万人之中只有一个。达到这个状态时,主体与客体的分别消失了,也没有一个特定的觉察焦点。达到这个等级的人经常会让自己从世界中脱离,因为这持续来临的极乐状态使人无法从事一般活动。有些人成了灵性导师,有些人默默地利益众生,也有少数人成了自身拿手领域中的天才,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些人是神圣的,而且可能最后也会被正式册封为圣徒,但是在这个等级,正式的宗教通常已被超越,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一切宗教根源的纯粹灵性。

等级600及其以上的觉察有时据说是像慢动作一样发生,时间与空间是暂时停止的,没有任何东西是固定不动的,一切都是那么鲜活,绽放出光芒。虽然这个世界和别人看见的世界是同一个,但它已变成一个连续的流动,在巧妙协调的进化之舞中持续进化。这个不可思议的启示是以非理性的方式发生的,因此头脑无限宁静,停止了一切概念化的运作。那观照的与被观照的,变成了同一个。观察者消融至背景之中,同样成为了被观察者。万事万物都透过「存有」互相连结着,存有的力量是无限的,它细致柔和,却又坚如磐石。

  • 能量等级700-1000:开悟

这是历史上伟大圣者的等级,是个人所能达成的最高等级,如佛陀、耶稣。他们是千年来受到无数人追随的灵性传统创始者。这些人全都属于神圣领域,这也是他们经常被认定的层次。这是属于强大灵感的等级,这些人设定了影响全人类的吸引子能量场。在此等级,已没有和他人分离的个人小我经验,只有一个等同于意识与神性的「大我」。这「无形的」是超越头脑的「大我」体验。在此,他们对小我的超越成为教导他人最终如何达到此境界的模范。这是人类意识进化的最顶峰。

意识等级

二、心灵力来源:心灵力vs外力

心灵力的内在泉源为何,以及它是如何运作的?是什么造就了它强大的威力?为什么外力到最后总是必须臣服于心灵力?研究《美国宪法》能为我们在这方面带来许多收获。这份文件的测定值为700。若能逐句阅读,它的心灵力来源就会显现,也就是这个概念一人人受造生而平等,人权是人类受造为人的固有本质,因而此权利是不可剥夺的。有趣的是,这正是圣雄甘地获得心灵力来源的概念。

若加以详察,我们会看见心灵力来自「生命意义」。它和「动机」、「原则」有关,是诉诸于人类本性中我们称为「高贵」的那一部分与诉诸于我们称为「粗鲁」的外力正好相反。心灵力诉诸于那些使人提升、赋予人尊严、使人高贵的特质。外力永远必须被证明为正当,但心灵力并不需要。外力与局部有关,心灵力则与整体有关。

如果我们研究外力的本质,很快就会看见为何它永远必须臣服于心灵力,因为这符合一个基本的物理学定律。由于外力总是自动制造出一个反作用力,它的效果便受到自身定义所限制。心灵力是静定的,就是个不会动的停驻场域。以重力为例,它不藉由任何东西移动,它的力量在自己的场域之内移动一切物体,但重力场本身并不会移动。

外力总是藉由某样东西而移动,但心灵力完全不必。外力是不完整的,因此必须不断灌注能量。心灵力本身就是完整、完全的,不需要任何来自外在的东西。它不提出要求,也没有任何需要。由于外力的胃口奇大无比,因此永远在消耗。心灵力则相反,它赋予能量,它给予、补充、支援。心灵力给予生命能量外力则将它们带走。我们发现,心灵力与慈悲心有关,而且让我们正面看待自己;外力则与批判有关,让我们觉得自己很糟糕。

外力永远会制造出一股反作用力,它的作用是将事物两极化,而不是结合在一起。两极化永远意味着冲突,因此也永远是代价匪浅的。由于外力煽动两极化的发生,因此也不免制造出一种非输即赢的分裂,而因为总是有人输,所以也总是制造出敌人。由于不断面对敌人,外力就必须不断捍卫自己。无论在市场、政治或国际事务上,捍卫自己肯定是代价不菲的。

在探究心灵力的来源时,我们注意到它与意义有关,而这意义又与生命的意义有关。外力是具体、刻板、容许争辩的,它需要检验与证明。然而,心灵力的来源不容争辩,也毋须等待验证。不证自明的东西是不容争辩的。健康比疾病重要,生命比死亡重要,荣誉比不荣誉好,信念与信任比怀疑和愤世嫉俗好,有建设性的比毁灭性的好,这些全是不证自明、不待验证的陈述。在究竟的层次,关于心灵力来源,我们唯一能说的一件事就是:它就只是「如是」。

每一个文明都有自身特有的原则。如果一个文明的原则是高贵的,那么它就会成功;若是自私的,就会衰败。「原则」这个字眼听起来可能很抽象,但原则所制造的后果可是非常具体的。若仔细检视,就会发现原则其实潜藏在意识中一处看不见的领域里。虽然我们可以举出这世上具体的诚实例子,但诚实在作为一个文明中核心的组织原则时,并无法独立存在于外在世界中。真实的力量是从意识本身放射而出的,我们看见的其实是无形物质的有形显现。

在这个物质世界,真正启发我们的是象征重大意义概念的东西。这些象征物以抽象的原则重新校准我们的动机。一个象征就能够汇集强大的心灵力量,因为我们的意识中本来就存在着这个原则。意义非常重要,每当生命失去意义,自杀通常就接着发生。当生命失去意义,我们会先陷入沮丧。外力的目标是短暂的,这些目标被达成以后,无意义的空虚感依然存在;心灵力则不然,它无止境地激励我们。举例来说,如果我们将生命奉献在增进每一个与我们接触过的人的幸福上,生命就永远不可能失去意义;然而,如果我们生命的目标是获得财务上的成功,那么目标达成之后呢?这是中年男女身上最常见的沮丧原因之一。

目的是让你知道,你要做的只是认出心灵力才是让你变强壮的东西,外力只会让你变弱。爱、慈悲与宽恕,可能会被一些人误认为是屈从的想法,其实却拥有深刻的心灵力量。而复仇、批判主义,以及谴责,一定会让你变弱。因此,无论道德上的正当性如何,长远来看,弱的无法战胜强的,这是一个临床上的简单事实。那些弱的,将自己衰败。

人类历史上具有伟大心灵力量的人,他们一再重复宣称,他们所显现的力量不属于自己。他们每一个人都将此力量来源归功于一个比自己更伟大的东西。人类历史上所有的伟大老师,只教了我们一件事,无论用什么语言、在什么时候,他们都一再告诉我们,事情很简单:选择强力的吸引子,舍弃虚弱的吸引子。在检视这些吸引子时,我们会发现,一些虚弱的模式倾向(只在形式上)模仿较强的吸引子,我们称之为「模仿者」。第三帝国的德国人被伪爱国主义所欺骗,因为他们以为那是真正的爱国主义。狂热的煽动者试图告诉我们,模仿者就是真实的东西。煽动者为了达到目的仍总是说尽花言巧语,那些从心灵力层次行动的人,不需要说太多的话。

注:吸引子为表面上无意义的大量资料或不一致的东西中皆隐藏着一致性。

心灵力与外力


三、健康与疾病

疾病得产生,不断的看病、拿药,并非根除。除非人们改变「导致」这种能量失衡的基本态度,否则疾病经常会再度复发,身体与心理的健全是正面态度的跟班;因为身体与心理健康不佳,与负面态度如怨恨、嫉妒、敌意、自怜、恐惧、焦虑等类似情绪有关。在心理分析的领域里,正面态度称为「福利情绪」,而负面情绪则被称为「紧急情绪」。长期沉浸在紧急情绪中将导致健康状况不佳并大幅削弱个人的心灵力。

传统的医药一般认为,压力是人类身心失调、患病的根源。这种诊断的问题是,它没有正确解释压力的「来源」问题。它似乎只怪罪外在环境,而不曾真正了解到,所有的压力都是根据一个人的内在态度于内在形成的,不是生命中的事件,而是你对事件的反应,引发了压力的症状。如同我们先前讨论过的,离婚可能引起痛苦,也可能造成解脱。而工作上的挑战可以是一种激励,也可以引起焦虑。

当一个人的心被负面世界观所主导,直接后果就是在通往各身体器官的能量通道上造成重复的微小改变。人类精微的生理状态的所有复杂功能,都会透过电子传递、神经荷尔蒙平衡作用、营养状态等类似机制的变化而受到影响。最后,累积的极微量改变透过电子显微镜学、磁振造影、X光生物化学分析等各种测量技巧,成为可辨别的,但是等到这些改变能够被侦测到的时候,疾病过程已经发展到后面的阶段了。

如果我们一健康、效力及繁荣富裕都是与实相和谐一致的自然结果,那么任何低于它的东西,就需要我们从内在去明辨,而非去指责系统之外的东西。原谅他人就是被原谅,如同那一再被观察到的现象,在这个万事万物皆相互关联的宇宙中,没有所谓「意外」这种事,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在宇宙之外的。由于肇因的力量是看不见的,只有其效果的展现是可见的,于是便有了「意外」事件的幻觉。一个突发、意料之外的事件可能看似随机,与可见的肇因无关,但它真正的来源却可以透过研究来追溯。举例来说,突发的疾病通常事先都有可辨识的征兆,即使有「易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在「意外」发生前也会经过若千小小的预备步骤。

意识是赋予身体生命的能量,而疾病过程证明了心智的运作上有某种东西出错了,那正是心灵力可以发挥影响力而造成改变的地方。如果只把疾病当成身体过程来治疗,在A→B→C的「果」的世界中运作,并无法纠正身体失调的根源,只是徒然将疾病掩盖起来,而非真正治好它。一个折磨了一辈子的问题,很可能单单借着态度的改变而康复,而即使这个改变看似在一瞬间发生,其实可能已经在当事人的「内在」准备了好几年。任何复杂系统里的「临界点」就是用最小力量造成最大改变的地方,如同在棋盘上移动一个马前卒,很可能改变全盘的战局。我们信念系统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有让事情变得更糟或更好的潜力。正因如此,才没有所谓的「无药可救」或「无望」的状况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某个人已透过我们所说的过程而康复了。

《Power vs Force, David Hawkins》

(in spirit 摘要整理)

原文出处:https://wintervolleyconsulting.com/2017/04/11/%E7%94%A8%E7%A7%91%E5%AD%B8%E6%AA%A2%E8%A6%96%E9%A0%BB%E7%8E%87%E8%88%87%E6%84%8F%E8%AD%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