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灵魂(灵魂的旅程)

高层次的灵魂祂们的特性,以下所列举的,只是一般的通性,可能会随着修行层级的不同而有差距:

  • 绝对守法、守信、守时,临危不乱、不畏强权,果断力强。
  • 责任心重、尽力做好该扮演的每一种角色、力求心安理得。
  • 择善固执、独立、主见强,还带点傲气、不服输,但尊重多数人的决定。
  • 有礼貌、一视同仁、很公平、有分寸。
  • 理性但不迷信,有错一定认错,坚持活在当下。
  • 完美主义者,如果能做得更好,一定重新再做一次。
  • 不贪心、看钱不重,也许不善于管理自己的钱财,但对于公家的钱财分毫必清。
  • 做事不僵化,不藏私,乐于将自己所会的教导别人。
  • 鸡婆不冷漠,牺牲奉献的精神,宁可伤了自己,也不能害了别人。
  • 不会摆派头、不会大小眼,心软,常为他人着想、所以人缘很好。
  • 年岁也许已老,但心态一定不老。
  • 不管男女,基本上都是从对方的小动作、小细节去衡量人,并不会以貌取人。
  • 艺术的眼光不错,有美感,不见得会唱、会画、会表演但一定会欣赏。
  • 是个天真可爱的人,心境像孩子们的一样单纯,笑声爽朗热情。
  • 一定知道如何排解自己的情绪,会放空也会充电。
  • 早熟懂事,常会有「这是很平常的做人道理,为什么别人会不懂」的感觉。
  • 与家人情缘较薄,价值观也比较不一样,较易化小爱为大爱。
  • 在人群里,常是众人注目的焦点,但内心深处却总觉得自己不属于人群。
  • 常常想背起行囊随意去流浪,到一个遥远不知名的地方。
  • 对一切充满好奇与学习的心境,一定尽可能把握时间,充实自己
  • 学习能力很强,组织、分析、归纳的能力很好。
  • 不轻言放弃,也许会悲观看人生,但绝对会持积极的人生态度。
  • 不僵化,目标也许不变,但会适时的调整自己的路线。
  • 不藏私,一定乐于将自己所会的教导别人。
  • 非常注意自己身体的健康状况,但随时做好死亡的准备。
  • 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再转世为人,如果可以,还是选择为人群服务。
  • 第六感的直觉判断力很强。
  • 对自有期许,愿做自己心目中的「我」,而不做别人眼中的「我」。

遇到高级的老灵魂是很难得的。虽然我没有很多催眠第五级蓝光灵魂的经验,然而由于他们的理解力和深遂的灵性,和他们一起回溯总是令人兴奋。事实上,灵魂的成熟度已达到此层次的人通常不会寻求催眠治疗师的协助来解决人生计画中的冲突。多数案例中,在这世间的第五级灵魂是来投胎的向导。他们早已能妥善处理我们多数人绞尽脑汁解决的日常基本问题,因此他们对于如何针对特定任务做出细微的改进比较感兴趣。

当他们以公众人物的形象出现时,比如像德蕾莎那样的修女,我们或许认得出他们;然而,高级灵魂更常以静悄悄的的谦逊方式进行他们的公益任务。他们的成就感来自改善他人的生活,自己则不会有太多的享受。他们比较少去注意制度化的组织机构,反而比较重视每个人的人生价值。第五级的灵魂也很实际,我们经常可以在以文化为主的事业中发现他们的身影;这类工作让他们得以影响人类及公众事件。

曾有人问我,那些感性、审美能力佳的右脑特别发达人士,是不是多数为高级灵魂,因为这些人呈现出来的特质,与这不完美世界的荒谬显得不协调。我发现其中并没什么关联。感性、鉴美力强、甚至拥有神通的人——包括算命的天赋——并不见得就表示这人是高级灵魂。

高级灵魂的特征是对这社会有耐心,而且应付能力极佳,最明显的便是他们异于常人的洞察力。这并不表示他们的人生不会有业障的险恶,果真如此的话,他们也不会在这里了。他们可能从事各种行业,但经常是助人的工作,或是以某些方式打击社会的不公平现象。高级灵魂散发出泰然自若的气息、对他人和蔼可亲,而且能够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他们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事,甚至忽视物质上的需求,让自己住在穷困的环境中。

我选来代表第五级的当事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她在一家大型医疗诊所工作,专门治疗化学物质的滥用。我同事将她介绍给我,说她能改善吸毒患者自我觉醒的程度。

即使她所处的工作环境尽是混乱的紧急情况,她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表现出来的那种泰然自若着实令我震撼。她很高,又特别瘦,一头火红的头发四散开来。即使她这人温馨又和善,却又给人一种谜样的感觉。她清澈发亮的灰眼珠似乎看得到一般人没能注意的细节、我什至觉得自己被她看穿了。

因为她对我的灵界研究很感兴趣,我同事于是建议我们三人共进午餐。她说她从来没有被催眠的经验,但是透过自己静坐,她感觉到一种长远的灵界宗谱。她认为我们这次的会晤并不只是巧合,我们因此达成共识,决定揭露她对灵界的知识。几个星期过后,她来到我的办公室。她显然对自己前世经历过的历代年表没什么兴趣,我决定只是简短地浏览她在地球上的早期轮回,作为步入她超意识记忆的跳板。很快她便进入深沉的催眠意识中,和她自己的内在迅速联系上。

几乎在同一时刻,我发现这女子轮回时期之长,简直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她竟然可以回溯到地球上古时期的人类生活。碰触到她的早期记忆后,我得到一个结论——她的第一世发生在十三万年前至七万年前之间,最后的温暖间冰期之初,也就是最后冰河时代覆盖这个星球之前。在此旧石器时代中期,地球上的气候尚且温暧,我的当事人说她住在潮湿的亚热带草原,接近狩猎、捕鱼和采集植物维生的地区。之后,约五万年前,当大陆极冰再次改变地球的气候,她提到住在洞穴里忍受严寒的日子。

迅速跃过一大段时间区块后,我发现她的身体由一点点弯曲变得较为挺直。时光继续往后推,我引导她看着水池、感觉自己的身体,同时回报给我。她于数千年之间经历了不同的身体,倾斜的前额渐渐转为平坦。上眼眶骨脊渐渐不那么显眼,也不像古代人类那样有明显的体毛和巨颚。从她多次身为男女的轮回中, 我得到足够的讯息了解人类进展的粗略年代,其中包括居住环境、用火的方式、各种工具、衣服、食物和部落的仪式。

古生物学家曾预测现代人的祖先——像猿的直立人,至少在一亿七千万年以前便出现了。灵魂来地球投胎的时间是否也如此漫长,甚至寄附在我们称为原始人的古老两足动物身上?我的一些具有较先进灵魂的当事人说,高级灵魂擅长为年轻灵魂选择用来投胎的身体,他们已经花了超过一百万年的时间评估地球上的生活。我的感觉是这些检察官认为二十多万年以前的两足动物,由于脑容量和发音的限制,并不适合作为灵魂用来成长的寄宿体。

我们所称为人类的古代智人大约在数十万年以前便开始演化, 但是一直到最近的十万年前才开始有灵性和沟通的两种迹象——也就是在雕刻的图腾和石画中所发现的葬礼和仪式的艺术。至今尚未有人类学方面的证据显示,这些艺术在尼安德塔人以前便在地球上出现了。灵魂终究成就了人类,而不是颠倒过来的顺序。

某个高级灵魂曾对我说:「灵魂在不同的周期来地球播种。」根据广泛的当事人中得到的综合资料显示,今日我们所知的多块陆地,或许是早期经由火山巨变和磁场动荡后,从大板块的陆地分离、沉没而成的。举例来说,大西洋的亚速尔群岛曾被说是亚特兰提斯大地沉入海里的高山顶部。事实上,曾有一些当事人谈到住在地球上某个古代陆地的情形,但是我无法从现代的地理位置上指认出来。

由于地理上的变化,今日仍有许多化石证据尚未显现出来, 因此灵魂的确有可能投胎于比直立猿人更进化的身体中,也就是大约二十五万年以前。然而,这样的假设使得人类身体的演化像个上上下下的未定案,我也不以为然。

接着,我让当事人将时光推到九千年前左右的非洲生活,她说这是她成长历程中一个重要的转捩点。这一世是她和向导——库玛拉——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世。库玛拉在这一世是个高级灵魂, 以身为一个具影响力的妻子辅导丈夫——我的当事人——一个仁慈的部落首领。我勉强将他们的居住地定在今日衣索匹亚的高地上。显然库玛拉来地球上的最后几次轮回期间,我的当事人于千年之中已经认识她了。在她们以人类之形式合作的最后一世里, 因当事人意外身亡而结束。我的当事人在那一世自己跳到敌人的矛枪前面,救了河船上的妻子库玛拉。

满怀着爱的库玛拉,仍然以一个高大女人的模样——光亮的红褐色皮肤、插有羽毛的头饰笼罩一堆乱蓬蓬的白发,现身在当事人面前。她其实是赤裸的,除了用一条动物皮遮住宽大的腰际。库玛拉的颈部挂了串炫丽多彩的石头,有时当事人于午夜梦回时,她会在用那串项链在当事人的耳朵旁摇动以博取注意力。

库玛拉将当事人在前几世里学到的人生课程,以昙花一现的象征性记忆方式教她。旧有解决问题的方法,以隐喻性图片的拼图形式和新的假设性选择混合在一起。透过这种方法以测验她的学生在静坐和作梦时可观的知识库存。

我瞥了一眼手表。如果要探究当事人的灵界经历。便没有多少时间了解她的背景了。我很快带她进入超意识状态,开始了一些有趣的灵界探索。她不会让我失望的。

高级灵魂身为向导的任务一旦完全建立,他们就必须玩抛两颗球到空中的杂耍了;也就是说,除了继续投胎(频率变少)以完成尚未完成的功课外,他们在灵界时也必须帮助他人。席思接着告诉我她在灵界这方面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