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医和整体自然医学的对话

西医和整体自然医学的对话
主讲者
黄茂雄教授(高雄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复健科主任)


近年来,无论是在西医领域,或是在不同医学领域中,有愈多愈多人关注思考医疗与疾病的关系?西医到底能不能治疗疾病?同时,自然医学也受到极大关注以及讨论,究什么是自然医学?西医和自然医学有何不同?

黄茂雄教授在会中以「针对西医和整体自然医学的对话」为题,分别就这两种不同医学领域的差异,做了剖析。他认为,整合医学并不是主流医学加上另类医学,而是应该思考如何把这两股不同的医疗体系结合,才能提供对民众最佳的效益。

西医和整体自然医学的对话

日本内海聪医师曾在「医学不要论」书中反省到,现在医学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他认为,现代医学的立论根基并不是根治疾病,而是对抗与暂时压抑,此外,医学界也普遍错把症状当成是疾病的定义,最重要的,有关于症状的起源或是因果关系几乎都没有厘清,他认为,症状根本不能定义为疾病,我们应该试着去探讨化学物质,环境物质,营养素等各种问题,找出真正的疾病,做出正确的定义。

身为医学教育领域的教授,黄茂雄不讳言西医确实有很多瓶颈,他自己也有很深的感触,他提到,很多病人的病因都是不明的,所以大多西医都只做症状的处理,或可以说,西医的诊断多只能诊断病名,『医师该做的应该是追查病因,查到源头,而在这部分,另类医学以整体性的核心价值,确实更有可能找到源头。』

主流医学强调科学实证,给病人所有的处置,都必须有所依据,所谓的依据即是根据研究过程导出的结论,才能用在病人身上,但是,黄教授也提出一个思考,一群人的结果用在一个个人的身上,这样合适吗?

他进一步解释,“西医主要用人群的数据库去做分析,得到结果,这个平均结果是很多人的平均结果,但是这并不一定是个人化的需求,而是这个个别化的概念,在整合医学中,或是另类医学中是很重要的。』此外,西医也比较缺乏固本的概念,往往只对疾病做控制,却未强化病人的自我修复能力,而这恰恰是另类医学比较着重的部分。
西医和整体自然医学的对话

黄教授强调,主流医学是比较简约的,对疾病有控制性的,也就是从生化层面去演绎的医学,『我们目前的主流医学是以生化为概念,但是,只有阻断的功能,只希望生理上不要痛,不要恶化,却没有物理医学这块,声光电热水是物理治疗的五大工具,这也正是另类医学领域中包含的工具。』

如同崔玖博士曾经指出「现代医学只谈化学,不懂物理。」其实无论是气或经络,都是物理场的变化,而这也是主流医学无法理解这些研究的主因之一。

宇宙其实是一个无限的物理场,人类正是生活在一个广大无限的震动频谱之中,黄教授指出,『万物都有自己组成的特质,都有不同的频率存在,经络当然也有频率,每一个器官和细胞也都有其自身的震动频谱。』当一个病因发生时,正常的频率就会被改变,莫拉仪器即可辨识正常与不正常的频率,并将不正常的频率反转过来,一旦能清除病理性的震动信息清除,就能启动体内的自愈机制。

黄教授表示,『我们可以用频率去替代原来不同物质的特色,频率的平台可将另类医学整合在一起。』此外,莫拉的定性定量功能,可以检测出病人一天需要多少顺势糖球或是微量元素,相对于西医只能用经验法则,或者是依依照体重原则,给予用药次数和分量,他认为,MORA是未来医学最具代表性的治疗工具。

黄茂雄医师
高雄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复健科主任
高雄医学大学教授
高雄医学大学医学系复健医学科主任
高雄医学大学学士后医学系主任
台湾复健医学会常务理事
台湾老年医学会监事
台湾复健医学会监事

转载:Mora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