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是世上最受欢迎的毒品?甜食的愉悦感代价不低

过年期间大吃大喝,甜食自然不能少。

从小到大,大概每个人都有过这种经验,突然很想吃甜食,随手拿一片饼干或巧克力,满足一下吃甜的渴望,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但你可曾想过,甜食让人心情愉悦,还可振奋精神,会不会,糖其实是一种危险的嗜好,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毒品呢?

现代生活中,糖几乎无所不在。我们也不疑有他,认为糖不过是一种无害、纯真的嗜好,只要不过度食用,应无大碍。但为何必须限制糖的摄取呢?尤其是孩子,如果不加以限制,他们恐怕会吃撑了也不知停止。

其实成人也常和孩子一样,一开始吃糖,便停不下来,许多人因狂吃糖导致过胖,甚至罹患糖尿病。

Gary Taubes在他的著作《为何不该吃糖?》(The Case Against Sugar)中,回溯历史,发现几百年来,随着糖的价格逐步下滑,人们消耗的糖则直线上升。即使在1934年,大萧条过后,美国糖果的销售量也持续往上走,当时《纽约时报》评论:「大萧条证实了人们需要糖果,只要手上有一点钱,他们就会购买。」

天底下大概没有一个孩子不爱糖果,如果不加以阻止,孩子恐怕会吃到肚子痛,也停不下来。 (东方IC)

天底下大概没有一个孩子不爱糖果,如果不加以阻止,孩子恐怕会吃到肚子痛,也停不下来。(东方IC)

吃太多的糖果,短期内似乎没有任何不良后果,不像酒精或古柯碱,会让人走路颠颠倒倒、晕眩、口齿不清、晕倒或意识模糊、心悸以及呼吸急促,但给孩子吃糖后,却常发现孩子情绪有如云霄飞车般,先是开心,下一刻则哭闹不休,有如毒品戒断症状。

糖–18世纪的兴奋剂

糖是一种营养素,也确实会让人产生愉悦感。作家Sidney Mintz说,糖是一种「理想的物质,可以让庸碌的生活显得不那么忙碌;让工作和休息的转换更顺畅;比起碳水化合物,可以更快速提供一种满足感。」但我们为了这种愉悦感付出的代价,可能要好多年,甚至几十年后才能确定。

不少历史学家认为,把糖果比喻为令人成瘾的毒品,相当贴切。但「我们多数人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是否出现了戒断糖的症状,因为我们根本无法撑到够久不吃糖,以确认这个事实。」

苏格兰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写道:糖、尼古丁和咖啡因都有一些刺激的特性,有助于提振劳动生产力,这些是「18世纪的兴奋剂,可以说,大英帝国就是建立在糖、尼古丁和咖啡因所激发的冲动上。」

但历来关于糖是否会让人成瘾的研究却少之又少,而且直到1970年代,卫生当局似乎并未特别考虑到糖和人类健康的关联性,相关的人类临床实验付之阙如,理由很明显:我们无法比较人对糖、古柯碱和海洛因的反应,以确定何者更会使人上瘾。

如今糖几乎无所不在,就连火腿等加工肉品,也含有糖的成分。 (东方IC)

如今糖几乎无所不在,就连火腿等加工肉品,也含有糖的成分。(东方IC)

然而,可以确定的是,糖在大脑内一个叫做「奖赏中枢」(reward center)的区域引发的反应,和尼古丁、古柯碱、海洛因和酒精一样。研究上瘾的科学家认为,物种为了生存而必要的行为──进食与性爱,也是在同一个区块中得到愉悦感,因此,我们不断地重复这些行为。

糖会释放同样的神经传导物质,尤其是多巴胺。人类明了毒品在大脑诱发的作用,因而学会把毒品提链成更纯粹的形式,以强化那股满足感,就好比咀嚼古柯叶仅会感到温和的刺激,但精炼成古柯碱后,就变得高度成瘾。糖也一样,人类早已把糖从原始状态,精炼成更快发挥功效的形式。

糖有害健康吃越少越好

人类之所以会产生毒瘾,是因为我们越常使用这些物质,大脑内自然产生的多巴胺就越少,结果就是我们需要更多的毒品,才能得到同样的愉悦反应,而透过性爱和吃东西等所自然产生的愉悦感,就会越来越低。

早在20世纪初,全球糖的生产以倍数成长,逐渐地,糖成为我们饮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论早餐、午餐、晚餐和零食都少不了糖。

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就连包装食品或调理包,成分也一定有糖。除了果酱、冰淇淋、汽水、巧克力这些甜食,其他如花生酱、沙拉酱、番茄酱、烤肉酱、罐头浓汤、加工肉品、火腿、热狗、烤花生、罐装番茄和面包,也都含有糖的成分。

吃了多少糖才是过量? 我们往往等到体重过重了,才知道吃太多糖了。 (东方IC)

吃了多少糖才是过量?我们往往等到体重过重了,才知道吃太多糖了。(东方IC)

那么,究竟吃多少糖才安全?1986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说,多数专家认为糖是安全的,老生常谈的说法,是适量摄取糖,但我们通常要到变胖或者出现了代谢问题,才会知道我们吃太多糖了。更何况,肥胖和糖尿病患者通常也常有高血压,他们也是心脏病、癌症和中风的高危险群,还有失智症与阿兹海默症。

如果糖和高果糖玉米糖浆,是肥胖、糖尿病的成因,是不是可能也是诱发上述种种疾病的因素呢?

万一我们是吃了20年的糖,才出现这些症状,我们又如何能在太迟之前得知我们吃了太多糖?既然没有官方的标准可参考,吃多少糖就成了个人的抉择,Gary Taubes认为,已有足够的证据显示,糖有害健康,那么,现在就决定,吃越少糖越好,不是更合理吗?(首图东方IC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