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物质」的思维模式__vidya

若思维模式跳不出「竞争」与「物质」的范畴,那么我们的生活很难有其他的意义被发现。把「想像力」禁锢在对于物质的想像,实在很难发现「未来」与现在有什么差别,若要在实际感受上有所进展,内心的转变是唯一的指标。

「欲望无穷」是内心呈现的一种状态,我们若是一种欲望无穷的物种,那么再多的地球资源都是不够用的,当我们只有一棵树的资源,该先思考的是,如何用尽办法,完全不管环境的让此树产量增加,还是该发觉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这么多产量?我们心里面的那个触发思索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的无穷欲望,还是为了考量人与环境的整个和谐?「资源」都是够用的,如果可以收起我们内心中那个无穷的欲望。所以「竞争」的思考模式也可以因为欲望的自觉(我真的不需要那么多)而超越的。

无论科技多么进步或落后,不管经济制度考虑得多详尽或多简陋,其实都不一定会发生问题,这些科技、制度都是可以拿来使用的,问题也仅仅是在于,人们(大多数人)能不能收起无穷的欲望,而自觉「我真的不需要那么多」,一切表面上的问题都会变得容易解决了…不然,无论我们怎么改,人与人、人与环境之间是永远有冲突,无法和谐相处的。

这社会中的所有事情,所有政策制度的善意,到头来也都是被「人性」中的那些自私特质所扭曲了,正如粗糙的公共工程、政商的利益挂勾、破坏环境的经济开发、窒碍难行环境政策、观光软体的发展计画、能源替代计画…不都是被私人利益而扭曲变形,成为了社会的毒害了吗?

如果我们想绕过「人性」的黑暗面,不正式面对这种内心的黑暗面,那就没有所谓的「解决问题」这件事,问题都会层出不穷的,事实就是如此发生的。而要超越人性的自私只能由「自觉」开始,没有了更多人的「自觉」,就难以「解决」任何有关群体社会的问题。

这不是曲高和寡、不切实际的理想,更不是要把政府乱枪打死,这是要改变「群体本质」、「社会体质」的实际作为,只有体质改善了,问题才会真的变少,很多改变体质的过程是冲突惨烈的,这些冲突混乱正是刺激大家产生「自觉」的机会,也是改变「社会体质」的机会,除此之外,任何表面的和平,也不过是掩饰太平的假象,并非内心真正的感受。

意识的察觉是不断演进的过程,而这包含了所有现象,混囤、冲突、统合…任何社会现象都只反映的一件事,就是群体的「自觉」程度,所以不管任何时候,要解决现在的问题都有赖各自的「自觉」,一旦「自觉」程度提升,原来的问题就会烟消云散,比如说性别平权的问题,我们现在的「自觉」程度是不可能让我们走回裹小脚、守活寡得贞节牌坊的社会观念了…自觉的程度指的是,察觉到的意念所影响的范围,也就是说,当某人认同什么观念A,而那个观念A是牵涉到多少人事物的利益,就是指某人的自觉程度,自觉程度越高的人,所察觉到认同的观念会利益越多的人事物。

若以「核能」的应用来说,或许20、30年后,社会就不会再认为这是个需要讨论、冲突的议题,正如我们现在不会再去为了「贞节牌坊」产生任何冲突一样。

价值观的改变乃至于形成共识,都是来自于自觉的改变,存续的价值观正是代表较高等的自觉,没有群体的存续,就没有个体的存续。因为「自觉」的发展是扩展的,由个人扩展到群体,一般耳熟能详的说法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从人类的历史、生活方式的演变来看,都有其相对的意识(人性)演进,若要「务实」则要观察长远历史的趋势,而不仅是眼前的现象,因为针对「片段」会让人仅止于表象的了解。

如果我们观察人类历史,任何人性内在的改变都有经过「冲突」的时期,「冲突」有大有小,大至战争屠杀,小至争议反对,都算是「冲突」,每一个「民主化」越深的国家、社会、群体都经过大大小小的冲突而达到另外一种内在的观念转变,这不仅是事实,也是无时无刻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管有没有期待,或有多少期待,这些事情都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所有的价值都只出于「自觉」的状态,只有物质观的未来,不是未来,只是原地踏步的感觉。